小宝日记二十七 – 汽车和电脑的类比

等老婆下班的时候在看着小宝忽然在想车子和电脑的一些相似的地方,考虑了几个东西:

发动机 vs CPU
这两个都是核心部件,车子要跑得快就要靠发动机,机器处理得快,关键还要靠CPU得运算能力。同样的,什么发动机排量就基本可以和CPU的频率进行一下类比,一般来说排量越大,速度越快,CPU呢自然是频率越高速度越快,但是也要看工艺,比如发动机有了可变正时或者是涡轮增加了,那就相当于CPU来了个什么指令集,加了二级缓存啥的。

底盘 vs 主板
这两个都是稳定的核心,车子开起来稳不稳过弯性能好不好就看你的底盘悬挂好不好。而对于电脑来说,一块稳定的主板是机器稳定的关键。而且底盘和主板一样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长寿命,因为他们的设计都要很久,就像现在的速腾底盘和高尔夫5,高尔夫6是共用的,沃尔沃S40和福克斯的也是共用的。在主板里面,440BX也是长寿的,从PII,到PIII,甚至图拉丁转接再转接也能上。

变速箱 vs 内存
可能这个有些不是很形象,但是我觉得还是可以类比的,变速箱是控制动力传输的,变速箱一个是要保证发动机的动力传输,另外一个要做到平滑,一个发动机再牛X,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变速箱配合,那么他的能力可能只发挥了一半,就像是一个1.8T的发动机给个4档自动变速箱就没有意义。同样的内存做的事情是什么,他是要让CPU能够有比较好的数据吞吐能力(当然这里可能有些是类似总线频率的概念了),而且自己攒机的人知道,CPU能够跑多快,稳定性如何,和内存的关系很大,内存好,我甚至超频啥的都容易,内存不行,兼容性有问题,那是肯定上不去的。另外有意思的是现在的内存都是双通道三通道了,而现在的变速箱呢,也开始有了DSG双离合了,当然双通道还是为了吞吐量,而双离合则完全是为了换档平滑和动力损失减少。

排挡方向盘油门刹车 vs 键盘鼠标
首先说方向盘,如同鼠标,一个是控制车子开向哪里,另外一个是控制电脑运行什么程序,是交互的窗口。如果是手动档,那就和键盘更像了,都是属于上手比较麻烦,但是熟练起来就会非常快速有效的手段。而且键盘鼠标和方向盘排挡一样,关键要使用流畅,手感好,用起来舒服是很关键的。

保养 vs 重装系统
车子要定期保养,需要把机油啥的换换,那样的话就跑得更加舒畅。而电脑也是需要定期做一个事情,那就是要重装系统,系统重装以后就快多了。不过有些不同的是,一个是保养要花钱,而操作系统重装是很简单的事情(当然对于熟练的技术人员来说,可能对于车子的技术人员那也几乎跟不要钱一样),另外一个是保养如果不定时做会对车子发动机造成永久性损害,而操作系统的重装至少不会造成永久性损害。

暂时先想这些,作为一个电脑爱好者和车子爱好者,动不动想想两者的相似度,还是蛮有意思的。

看完《亮剑》

这次的《亮剑》不是电视剧,而是书。还是书好看,电视剧其实只是半本书而已,特别是关于解放后的很多的剧情有些牵强,比如说赵刚和李云龙的对话,感觉应该后面还有故事;而对岛屿的作战的故事,其实是书上对金门岛特种部队作战的一个小缩影;而李云龙和某女的奇怪恋情在书里面没有说到过,而电视剧里面却看着有些奇怪。反正一句话就是书比电视剧好看,书毕竟是一个完整故事,而电视剧却有编剧的一些考虑而不完整了。

最后的结局说实话是有些让我出乎意料但是想来却又在情理之中,李云龙是有仇必报的人,但是文革的事情让他看不懂,他有不敢去怀疑他一直为之奋斗的事业,他不愿意向手无寸铁的老奶奶开枪,这个时候,他过去的地图和他现在看到的东西是反了的,他觉得现实是不对的,但是与现实抗争就意味着否定自己信仰的一切,他只能认为是自己错了,只能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结局是悲哀的,但是却让人理解了那十年是怎么一回事情。说实话对于文革的产生和所说的那种动乱一直没有人好好说过,也一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情,现在看了李云龙所处的那种状态,也就理解了文革的产生,以及文革中人的思想状况了。真的很理解所有参与其中的人,真的人没有错,可能错就错在一些制度上了,所以接下来已经买好了准备看的书是《美国通史》,仔细看看美国历史。

在中国,太多的规矩等于没有规矩

原文:http://cn.wsj.com/gb/20091027/chj112705.asp?source=rss

国规章制度繁多,这并不是什么新发现。

去年奥运会期间,就出台了针对北京居民的各种规定,对来京看比赛的外国人也有各种规定(多达57种)。

今年在湖北省,一家县政府命令当地官员抽本地产烟。而在西南城市昆明,公务员被要求学会300句英语,和100句老挝语、缅甸语、泰国语和越南语,明显是为了推动当地的旅游。

周一的《纽约时报》列举了一些更加稀奇古怪的规定。比如一项法令要求中小学生在上下学途中要向过往车辆敬礼,而重庆一位村官要求,未婚女性必须通过“贞洁鉴定”才能拿到被征农地补偿。

这么多显得武断任意的规定,存在着一种潜在的副作用,那就是人们可能更倾向于逃避那些他们不赞成、或者日常遵守起来很麻烦的各种规定,进而养成一种扭曲的、忽略规则的文化。

举个小例子:上周五碧昂斯(Beyonce)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的演唱会上,安保人员努力想执行一条明显不利于观众起立舞蹈的规定。结果,这条禁令遭到越来越多的人公开嘲弄,歌手本人也鼓动观众站起来跳舞,保安们只好放弃。

一个更大的例子涉及臭名昭著的“绿霸”互联网过滤软件。在迅速而悄然地要求所有个人电脑生产商安装这款网络过滤软件之后,由于外国公司和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呼吁,有关部门对这一要求做出了让步。一位高官承认,这个要求“考虑不周,它没有表述清楚,给大家的印象好像是强制性的”。

北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取消过时法律,而那些更加离奇的规定,其中一些也已经收回,比如湖北的吸烟令和重庆的贞洁测试。
在讨论中国法治进程的时候,法学专家常常提到,中国纸面上已经有了很多非常充分的法律,但真正挑战是执行。而各种法规如果数量更少,并让受影响的人群参与制定,或许也就会受到更认真地对待。

再读《七个习惯》

好书真的值得多读几遍,上次读是四年以前,但是现在翻开来却还是觉得发现了新的金矿。同样一本书,人在不同的经历下面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所以好书要多读几遍。这次我读这本书读得很慢,半个下午才读了50多页,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想想,确实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去想了,下面有几个体会特别深的道理:

1. 谁也无法说服他人改变,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守着一扇只能从内开启的改变大门,不论动之以情或说之以理,我们都不能替别人开门。

过去的几年无数次地去尝试改变别人,自己也曾经被别人要求改变,但是可能外面的力量越强烈,我们这扇门却越难打开,因为我们的这扇门只能是自己打开的,有的时候别人做的越多,似乎是在门口放了更多的东西,其结果就是更难打开。人只有自己经历,自己体会到了,才会打开这个改变之门。

2. 得之太易者必不受珍惜。唯有付出代价,万物始有价值。上苍甚至如何为其产品制定合理的价格。

每个人都寻找成功的捷径,凡是看起来容易的捷径,其实其道路不见得容易,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一定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对于改变,我们需要的更多的是耐心,自我成长是人生最大的投资,虽然需要长时间下功夫,但是必定会有鼓舞人心的收益。

3. 品德与个人魅力哪个更重要?

在这200年的作品中,前150年的论著强调品德为成功之本 – 如诚信,谦虚,忠诚,节欲,勇气,公正,耐心,勤勉,朴素等。但是最近50年里面讨论的都是性格,社会形象,行为态度,人际关系,主要一个是强调人际关系与公关技巧,另外一个强调的是积极进取的心态。想起了万峰在头脑风暴里面对小朋友说的,不要去看什么成功学之类的东西,那些如同是“创可贴”一样的治标的东西,是无法治疗心灵这个本的。

4. 思维定式和思维转换

每个人对于世界的认知就像是一张地图,每个人的地图都是不同的,都是自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的感知所绘制出来的,这一点在《少有人走的路》上也有所提及。从小生活在上海的人,手里有一张上海地图,而有一天他要去北京生活,他手里的上海地图还有用么?以前用上海地图找起来很快的,非常顺利。但是现在用它在北京找地方,怎么找也找不到,或者找到的也是错误的。人的行为可以很努力,很认真,彻夜不停地去找,但是越是努力,人受到的打击越大,那种无助和沮丧是很难忍受的,原因不在于不努力,而是思维定势这张地图失效了,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扔掉这张一直用下来很爽的上海地图,重新画一张北京地图。

5. 以原则为核心

这一点在《基业长青》里面也有提到,当然他说的是公司,公司的核心理念是不能动摇的,但是具体的实现方式可以是不断变化的。原则如灯塔,是不容动摇的自然法则。我们不可能打破法则,只能在违背法则的时候让自己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