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第三次硅谷之行之后

事不过三的说法,之前在做讲师的时候体会特别深刻,第一次讲课是充满了兴奋,然后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是还是会跌跌撞撞,容易出一些问题;第二次讲课的时候会做一些调整,会对课程进行一些改进,会发现比之前的好多了,甚至有可能是感觉最好的;到第三次讲课的时候,已经熟门熟路,改进有限,如果不换新的思路就会陷入重复。硅谷之行是一样的感觉,第一次叫大开眼界,第二次叫收获颇丰,第三次叫蛮好,如果不换新的视角切入也会陷入重复。

说一些几次下来的感想:

1. 对规则的遵守

中国是个特权社会,规则是给普通人设立的,人上人就可以破坏规则。美国是个公平社会,规则是给所有人定的,不允许打破规则。所以中国人和美国人对于规则的反应是不同的,中国人是by default认为他是给傻子看的,能绕过去的是牛人,而美国人是by default去遵守。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最神奇的是,我在那样的环境中入乡随俗得很快,而且觉得很好,其实只要创造一种这样的环境,要遵守也是很容易的,而且少了很多的不必要成本。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有平等且大家都遵守的规则。

2. 做事专业的态度

几乎人人都是装备党,光草坪这个事情上,要有专门的切割,让草坪看起来能够一样平整。但是这代表了一种倾向,就是做事情要做得很专业,所以会有专门的人做专门的工具出来,且有人买,这一点在网站运维上面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工具设计出来就是专业来解决某个问题的。

3. 鼓励尝试,允许失败

给每个人一个舞台,让他去发挥,即便失败了也会得到掌声。这点在ignite之夜上特别明显,当有人冷场的时候,下面给的是鼓励,而不是嘘声,这一点我觉得需要学习,鼓励尝试,允许失败是一种包容的态度,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时代已经过去。失败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那天还听到一句经典的话,“成功是失败的一个偶然事件”。

 

 

作为一个上海人,告诫自己两点

先声明,我说的上海人只是我看到的和我理解的那部分东西,如果觉得有用,尽可以拿走,如果没用,请当作浮云,我也不会和你争辩,因为这主要是写给我自己看的。

稳定是成长最大的敌人

上海的教育水平是相当高的,上海学生的素质那是一个比一个高。可是为什么出现不了大企业家?因为太稳定了,父母准备了房子,还给你烧菜烧饭,没有了搬家的体验,没有了独自在他乡漂泊的经历,上海人的内心是不够强大的。记得大学的时候报考学校,惊人地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留在了上海,几乎都不会去外地学校的。父母对孩子的要求也是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他们的工作做完,孩子的命运也就这么定了。

上海的父母非常重视教育,很多事情做得很细,如果生的是男孩的话,还要为他准备一套房子,而女孩的话,则要为她找个有房子的男的,这些都已经在父母的计划之中,能够自己掌控这个过程的少之又少,这也是造成了上海人没有魄力的一个很大原因,伤不起啊伤不起。

不要算小账

周立波说过上海人是省吃俭用支援国家,我觉得那只是一个笑话,现在其实是全国在支援上海,当然有人说外地人把上海的房价抬起来了,但是谁原本住在上海,谁有原来的房子可以买卖和拆迁,从平均值来算,上海人还是赚的,没有这么多的移民进入上海,上海是不会这么繁荣的。想想看全国都在闹电荒,上海却几乎没有感觉,这种全国支援的情况,上海人是应该感激的。

我觉得精明而不聪明这句话用在上海人身上是正好的,当一个人非常在意他的付出是否会对得起他的回报的时候,他就进入了一种微妙的过程,因为他不会全力以赴,即使他有这个能力,而当他觉得他能全力以赴的时候,其实他已经不能全力以赴了,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个能力了。

所以作为一个上海人,我对自己的警告就是两个:

1. 稳定是成长最大的敌人。

2. 不要算小账。

庭仔满月啦~

时间过得真快,感觉才生,就很快满月了。有人问我当爸爸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当了父母,才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

抱着庭仔我就经常会想,当年我爸爸是怎么抱着我的,我妈妈是怎样每天晚上起来要喂奶,我哭的时候是怎么当心我的,甚至自己愿意去承担孩子的痛苦。但是我又对自己说,不能因为很多我认为好的东西,其实不一定他会接受,所以感觉是领了一张考卷,而考试的答案是要过三十年才能交掉,甚至永远都不能交掉。

其实对父亲来说,孩子的快乐肯定是大于痛苦的,他无需经历拉一刀的痛苦,甚至可以因为要上班而半夜不起来,但是妈妈却无法逃离这些,母亲为孩子倾注的东西远远要大于父亲,每个母亲都是伟大的。

可能说这些过于沉重,其实孩子带来的欢乐远远带来的痛苦,这种欢乐就像是开发人员在优化改进代码时候的喜悦;又像是产品经理在完善产品的喜悦;还像客服人员在解决了客户的一个问题的喜悦;都是在付出了劳动以后,看到了一点点的成长的那种快乐。

不说了,贴照片:

看什么看?都吐奶了…

不给你看我的脸了

这是stop的手势么?你怎么知道爸爸以后要让你打篮球啊?

小手是在挠头么?

这是猴拳么?

劳动最光荣

那天和一个Vendor吃饭,他跟我说他的一个朋友说:“三年前,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想法,没有做,结果就除了现在的xxx产品。现在我还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只是我需要一个人做出来,只要做出来了,钱马上就来…” 这样的话在互联网的圈子里面真是太多太多了,都是浮云,互联网不缺少想法,缺少的是把想法实现的能力。

今天面试了一个产品经理,他说他没有太多接触战略性产品设计的机会,而对于技术人员做出来的东西又不是很满意,我给的回答是“你给技术人员参与前期设计的权利了么?” 当然我知道这个参与不参与不是他能说了算的,而是由公司的体制所决定的,技术人员就是看作是把prd实现出来的人,那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之前在scrum的讨论组里面,有人说程序员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讨论的结果基本上是程序员有程序员的责任,但是更加重要的是公司有没有提供程序员表达想法的权利。

在整个社会的浮躁情绪下,能够成下来安心劳动的人是最光荣的,希望劳动者要珍惜自己的劳动,而让别人劳动的人也要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