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不仅仅是科幻

这是我读的第一本科幻小说,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在清迈回来的那天晚上刹不住车,直到一点多看完了才舒服。我觉得科幻最大的魅力就是在考验我们已知世界之外的东西,在巨大的空间距离和时间距离上,很多的物理定律变得不适用了,那么在物理定律基础上的人性,智慧,道德,制度,各种东西就都是浮云了。为什么要多出去走?是因为要扩大自己的空间距离。为什么要多看书?是因为要打破自己所坚守的自我定律。《三体》这本书带来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科幻故事,而是对很多问题本质的思考:

1. 科技的影响
为了限制地球科技的进步,他们做的事情就是一个,智子,最主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挠基础物理学的研究,让理论物理学无法进步,这就直接遏制了人类社会的进步,虽然他可以在现在的技术水平上技术优化,但是无法实现跨越。他可以把聚变发动机变得很强,再强,但是却始终无法超越光速。而光速飞船则完全是用另外一种思路来做的,他其实不是推进,而是让空间扭曲,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对于一个落后的技术,优化到底也无法实现质的跨越。

看看人类的历史,铁器,航海术,香料,看起来很多很不起眼的技术,却完全可以让一个国家复兴,改变一个世界格局。而人的生活方式,道德标准,社会形态,这些都是基于的是技术的基础之上。当耕种的技术可以支持更多的人口的时候,就会催生人口的增加;当克隆技术产生以后,必定会对传统的伦理道德产生冲击;当信息获取的技术不断改变的时候,人的学习方法也会变得不同,知识结构也会改变,社会民主化也会更加容易。往往道德和社会形态总是落后于技术,科学技术是源源不断的发动机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变革。

2. 领导者的力量
到底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这个答案应该会一直争论下去,我的理解是就像罗辑他其实是个普通人,但是在危机面前,就是选择了他,他的性格特点适应了这个工作,所以他就成了英雄。像他那样终于自我内心的声音,同时又承担起了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在两者之间的平衡恰到好处,所以他能够挽救地球并且持续了五六十年威慑期。

领导者就是有他领导者的魅力,就像日本武士的对决,其实眼神本身已经说明问题了,为什么三体人那么怕罗辑,是因为首先他找到了三体人的那个规律,其次是他的个性中的坚决和果断;同样掌握规律的程心,三体人却可以直接忽略掉他的,在这点上,就是领导者和普通人的不同,就是他的坚韧。

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领导者的选择也是追寻着大众的声音,例如在公元时代,面对三体人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就特别期待有力量的人能够站出来,罗辑是他们内心的选择;而在威慑时代,整个社会女性化变得很厉害,大家充满了自豪感,自然就会选择拥有母性的人来作为他们的领导者,所以你说这是领导者的选择?更多的是民众对于领导者的选择。想想希特勒的诞生,绝对不是一种偶然,是德国这个国家需要从一战中走出来,才会催生出这样的领导者。再拿历史来看,秦始皇统一中国,汉武帝与匈奴开战,这些事情都是历史本身你所需要推动的,不是他做就是后面的人来做。

3. 自然的规律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地球的毁灭居然是一张纸片,他把太阳系从三位直接降低到了二维,想想几十亿人,包括和三体文明战斗了这么久,最后就是一张纸片,而整个地球的那么多生命,在歌手面前只是他的小小工作中的一点点事情,真是让人觉得太不公平了,又感叹自然的残酷。可是想想看把,我们吃一片抗生素,洒一片农药,吃一块鱼子,又有多少生命被我们当草芥一样抹杀掉,这就是一种自然的规律。在更小的生命看来,一个人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宇宙,这里面的风吹草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全部,打个喷嚏,说不定恐龙就灭绝了。

“毁灭你,与你何干?”真正的藐视是根本不用跟你有任何的对话,直接忽略掉你,就像我们忽略我们身上的那些细菌一样。看起来真的是好残酷啊,我觉得那是我们总是有一种完美的倾向,希望世界总是充满爱的,世界不会成为爱的天堂,也不会成为冷酷的地狱,世界就是世界,他是有他自己的自然规律,善而生恶,恶而生善,都是相对存在的。我们不用去表现得仁慈去迎合别人,也不用去掩盖自己的善意不去做些事情,相信自己想做愿意做的。很多的问题之所以不如意,是因为自己总是抱有一些纯化的魅力的梦。

回到基础理论对于人性的影响,在农村长大的人,看到过杀猪,看到过杀鸡,看到过狗被杀,我曾经感叹父母这辈人对于“畜生”的残酷,但是现在明白了,畜生就是畜生,这是他们生长的环境中告诉他们生存下去就是要杀他们的,而我们的生长环境中,我们看不见他们被杀的那一刻,所以都是美丽的小鸡,小鸭,虽然事实上他们最终还是被杀的。人的道德标准本身就是在技术条件之上被扭曲的东西。

还是那句话:在巨大的空间和时间维度上,所有的智慧,道德,社会,都是浮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