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结束尚未开始

2013年的最后一天,时间的车轮随着自己的长大越转越快,看起来自己越来越能够掌控自己,但是看起来还是自己被掌控了。2013年我33岁,王石开始自己在深圳的岁数,王阳明还差一年才会龙场悟道,可能2014年将是决定我下一个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重要年份,还不是2013年。

去了哪里?

1)去过的国家有瑞士,法国和泰国,无法抑制自己对于瑞士这样的国家的喜爱,理性而友好,如同天生是为了我这样的人所定制的,阿尔卑斯山的潮湿气候也真的让人难以忘怀,反而是蔚蓝海岸无法提起我的兴趣,我的内心属于高山峡谷和湖泊,而不是眼光沙滩和棕榈树。

2)自驾华东,这次我一个人跑了3000公里跑了安徽,浙江和福建,还意犹未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还要这么做,此后似乎也是一发不可收拾,2000多公里的江苏,安徽,江西,浙江,1000多公里苏南苏北,1000多公里普陀山,诸暨。华东这块地方已经装不下我那狂野的心了。下面想去两广和海南岛自驾。

3)看创业公司,10年,11年,12年连续三年都是去美国硅谷,今年去了北京,杭州还有上海的几个创业公司,一则发现其实他们更加接近且现实,而且也能学到很多东西,二则发现他们很年轻,而百姓网是有点老态龙钟了,很多时候不怕手脚老,而是怕心老,心老是最可怕的。

4)参加了两次QCon,一次北京一次上海,在上海也尝试做了一下出品人,也做了一下主持的工作,包括thinkinlamp的会上,也尝试做了一下主持,虽然效果不算特别好,但是还算是从未尝试过的事情,会议的参加,讲,主持,还有出品是完全不同的4种感觉。

读了什么?

一生的学习
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最初和最终的自由 : 【全新中译本】
Mobile First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我们为何如此不安 : 哈佛导师给迷茫者的心灵地图
清醒思考的艺术 : 你最好让别人去犯的52种思维错误
大败局Ⅱ
《大败局》十周年套装纪念版
商战
明朝那些事儿(壹) : 洪武大帝
定位 : 有史以来对美国营销影响最大的观念
观念的水位
大道至易 : 实践者的思想
高效能人士的第八个习惯 : 从效能迈向卓越
大道至简 : 软件工程实践者的思想
史玉柱自述 : 我的营销心得
拒绝平庸 : 周鸿祎和他的创士记
三体Ⅲ : 死神永生
三体Ⅱ : 黑暗森林
Only in Alaska:跟我去阿拉斯加 : 中国国家地理荒野生存之地
重新认识你自己
拖延心理学 : 向与生俱来的行为顽症宣战
冥想的艺术
三体 : “地球往事”三部曲之一
寻路中国 : 从乡村到工厂的自驾之旅
20个月赚130亿 : 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自传
我在哈佛的最后一堂课 : 一位哈佛老教授,毕生的人生智慧
图解5S管理实务
天文学简史
王石说 : 我的成功是别人不再需要我
天生就会跑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 深入浅出、精简而全面的佛教通论
道路与梦想 : 我与万科20年
习惯的力量 : 我们为什么会这样生活,那样工作?
沟通的艺术 : 看入人里,看出人外(插图第12版)
决策与判断
正见 : 佛陀的证悟
自控力 : 斯坦福大学最受欢迎心理学课程
思考的艺术
看见
现在,发现你的领导力优势
旅行,人生最有价值的投资
迟到的间隔年
富爸爸 穷爸爸(财商教育版)
到瑞士
学会提问 : 批判性思维指南
欧洲史(上下)
你的幸福可以测量
选择卓越
打造Facebook : 亲历Facebook爆发的5年
盖洛普优势识别器2.0 : 《现在,发现你的优势》升级版

这些是我这一年读的书,差不多50多本。主要是偏向于管理,思考,心理。以后希望是每年50本书的节奏,差不多一个星期一本书。

记录了什么?

有三样东西需要记录,一个是财务的收入和支出,而是时间的支出,第三是运动的距离。1)财务帐本,我已经形成了记录的习惯,经过了三年的记录,我差不多已经可以比较有效地记录自己的支出分布,并且差不多可以预期明年全家的开销在多少,在哪里。

2)时间帐本,不仅有笔记本在记录自己的想法,而且开始在手机上用软件的方式来记录时间。如同理财一样,第一步不是看如何省钱,而是看钱花在哪里。时间的第一步不是看如何节省时间,不停地做事情,而是要看自己的时间分配在了什么地方。只是现在的时间记录似乎还比较花费时间,需要有更加有效的可以减少记录开销的方式。

3)今年的一个很好的改变是我开始喜欢上了跑步,并且记录跑步的距离,2013年一共跑了500多公里,从5月份开始跑的,平均下来每天跑2公里,希望下一年平均每天跑超过3公里,这样就是在1095公里以上。

无论是财务,时间,还是锻炼,重要的都不是在于一时,而是在于坚持,持续地去做,一旦养成了习惯,就会终身受益。

感受了什么?

1)善与恶,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这个似乎从来都没有质疑过自己的,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差一点做了恶事之后才发现,其实善恶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往往是在你极度肯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在一个人的内心中同时住着一个佛和一个魔,当我们心怀执念的时候,就是魔出来的时候,怎样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真正地睁开自己的眼睛,去洞察这一切,所以我把自己的博客的副标题改为了真与善,勤与谦。原先的格物致知,治国平天下,空有一腔豪情,却不知其副作用。

2)认识自己,认识世界。前几年的状态是在不断地解决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解决,这种时候人的成就感是不断地产生。但是现在回过头去,往往那种时候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更多的在局部看问题,而没有看到全局,现在脑子里面不断地冒出来各种问题,很多问题的答案是无解,至少现在不知道怎么解决,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尤其是自己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都变得模糊了,更加别说这变化的世界。每次看到自然的景观,包括生病的感受,更多的是一种敬畏的感觉,我好像已经没有那种天不怕地不怕,与天斗与人斗的豪情,而更多的是想看清自己,看清这个世界。

生命中充满了无明,似乎我原先建立的坐标系已经奔溃,而新的人生坐标系还没有建立起来。这就是我说的结束了,但是新的还未开始。

从冬至夜到圣诞节

如同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棍子打翻在地,迟迟无法爬起来,好不容易起来一点又是一棍子,起来又是一棍子。在差不多病好的时候,如同走过一段黑暗的隧道,但是是不是又要确认一下是否真的已经走出来了。这就是这次生病一周的感觉,从冬至那天天黑开始,到圣诞节过后的一天,整个人几乎只有半个的状态,很难正常工作。这已经是好久没有过的体会了,上一次烧而不退似乎是在1998年的夏天,在高考之后的两三个星期后,转眼已经15年过去了。

在生病的几天里面,不能看书,不能看电影,不能做任何的事情,只能闭目养神,所以我就开始练习冥想,让自己只能感受呼吸,我发现自己的杂念太多,总在干扰着自己的思绪,真的要让自己的内心静下来,哪怕是生病的时候,也是那样的难。当我和呼吸走得越近,我就会发现越能够观察我自己,我可以把“自我”和“本我”区分开,那个只剩下“呼吸”的我似乎更加的高尚,他没有那么多的杂念,他希望的是贡献,是未来,是作为,他不考虑疾病,他不考虑现实,他不考虑吃饭,不考虑味觉,不考虑头晕,现实和他无关,他只要能呼吸就可以了,而呼吸是无法被扼杀的。

同时发现有很多事情是“自我”指使下未经“本我”同意下做的,比如对于看病时候旁边老太太的唠叨,“自我”会显得很不耐烦,他会生气,而“本我”则可以排除掉这样的干扰,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否是从“本我”看出去的,还是那个“自我”过滤的?自我过滤的东西明显地是带着自我的意识,他希望自己舒服,希望有好吃的,有好的体验感受,任何让他不爽的东西,都希望能够去掉他。而本我则似乎高尚很多,完全是站在自我的头顶上可以观察着自己的行为。

病人和耐心的英文是一样的,在生病中,你只能任由时间流逝,你做不了任何的事情,你也不要去思考那么多的东西,一分钟,一小时,一天,时间就是这样流过,不要去做时间管理,你根本不是时间的主人,你无法控制这些东西。这个时候的无力感有点让人抓狂,但是想想看其实人就是受制于这样的一种感受,能够完全自我掌控的时间有多少?人只能顺势而为,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征服高山,征服大地,改变人们的生活,但是真正能够改变的有几个人,而他们之所以能改变,其实是被选中了能够改变,我们能够做的是选择,选择一个合适的顺势的位置,势是最大的力量,而不是人的脑袋或者拳头,或者说人的脑袋最大的作用是发现那个势。而努力本身必须在这个势上,否则就是一种徒劳。

“自我”和“本我”两个“我”都存在,如同“善”与“恶”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只是在不同的时候会有不同的显现,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观察自己,观察自己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对自己敏感可以控制自己的善恶,对世界的敏感可以发现大势。

最初和最终的自由

面试的时候我总是喜欢问应聘者他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有的人说改变人类,有的人说找到女神,有的人说环游世界。但是大多数人正常的反应是没有考虑过,而我对于这个问题也是一直没有找到答案,可能这是一辈子需要去思考和寻找的答案。

我和很多人谈起过,人一旦过了30岁,工作,房子,车子,老婆,孩子,这些东西都基本完成,以前父母催促的学习,工作,结婚,生孩子这样的话,慢慢变成了好好过日子,不要吵架,注意身体。三十而立,我的理解真的就是开始自己的人生了,你不可以为任何人而活,而是为了自己而活了。可是没有了那一个个的目标之后,接下来的问题通常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二十岁的痛苦是在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完成那些目标,三十岁的痛苦才是真正的困惑。

知识与观点

从小到大,我们大量地去学习知识,那种应用类的知识,比如数学,物理,化学等各种知识,想尽快地去学完,学好,学得正确。但是国家在进行教育的时候,其实不仅有知识,而且还会有观点,比如民族主义观点,我们的国家是多么伟大,地大物博。比如我们需要为国家出力,而那些发明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一直在说这个国家的体制问题,可是在潜移默化间,你会发现自己也会重蹈这样的覆辙,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是否定了已知,而不知道未知,其完全相反的方式可能也是已知的另外一种表现而已。

每个人缺少对自己的观察

“我”通常和我的观点是紧密联系的,“我”需要一种快乐的感觉,满足的感觉,或者说“我”是这样的,而“我”想变成那样,“我”需要时间。我们要么处在对于自己的赞许之中,要么处在对于自己的批判之中,但是却很少花时间观察自己,看看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基于怎样的观点而采取行动的。我发现强大的人,一般都是敏感的人,他们会观察自己的行为和思考,如同跳出“我”的大脑,而观察“我”的表现。对自己的认知不是通过判断,而是通过体悟。

不要因为“爱”而暴力

我很爱你,但是你不爱我,所以我不爱你了,那么这不是爱。昨天看了《八公》的狗狗的故事,又是一种忠诚的狗狗,看得很感人。无条件地去爱才是爱,否则其实不是爱,那只是你装出来的而已。还有一种“爱”是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如果有人在破坏这些东西,他就用最大的暴力去反破坏他,甚至诛杀都不觉得是错误,这就是暴力了。所以这又不是“爱”,真的“爱”必定是默默地守在边上,看怎样做是最好的,不求回报,不会去对人暴力。

努力为何?

当发现我是贪婪的,我就会努力去做得不贪婪,但是这样的强迫,其实不是真的不贪婪,只要在自己贪婪的时候能够感知到自己的贪婪,那么你就可以避免贪婪,这就是敏感。很多时候我们的努力是一种自欺欺人,是一种恐惧,是一种眼里容不下沙子,其结果就是自己被其所累。带着爱去做东西,你不需要让别人看到,也不需要让自己去努力,因为那是一种自己驱动自己去做的事情。善与恶的两面存在每个人心中,不要去消灭恶,而是去太会,去感觉,当他冒头的时候把它打住。在黑暗中不需要追求光明,只要黑暗消失了,光明就自己出现了。

看着这样的书有一种内心的宁静,继续读克里希那穆提的书。

从保养中看大众和奔驰工作的层面

小宝从生产日期来算快要7年了,行驶了也快7万公里了,上上周末去给他换个正时皮带,这是个大工程啊,从早上8点半,一直弄到下午3点钟,加上保养和转向开关,足足花了我3000大洋。虽然7年过去了,但是我的宝来还是杠杠的,继续再开7年!

照片 (6)

 

上周又是另外一个保养,那就是小C的2万公里保养,这是一次大保养,也是早上8点30到了4S店,不过2个小时,到10点30分就搞定了,给我一看清单,吓一跳,妈呀,4000块,好在之前买车的保养已经送到我50000公里了,想想看到60000公里的时候要花多少啊?那是个大大保养,有人说一万块,有人说两万块。奔驰收钱真是于无形啊。

照片 (1)

 

整体来说,这两家公司虽然生产的都是汽车,但是工作在的层面完全不同,如同分层一样,一个在讲的是技术,另外一个在讲的是体验。先看看两者在结算的时候拿走的纸:

照片 (2) 照片 (3)

大众的纸是密密麻麻把工程师的所有记录全放出来,其实还有一张纸没有打,就是结算清单,做过大众保养的人应该都知道,针式打印机打的大大常常的一张纸,顺带连出门单也一起打出来的那种,最后还要撕一下的。而奔驰的结果就是一张纸,把费用和建议打出来,其他的你不用在意。

再说一个细节,就是对于底盘的检查,奔驰上来会把车子抬起来,拿手电筒检查车子尤其是底盘部分的损坏情况。这一点我觉得非常好,大众通常只是把外观看一下,没有奔驰做得那么细致,但是我觉得这部分其实是很有必要的,比如我的车子就被发现了右后轮的伤,并作了适当修补。

照片 (5)

 

这应该是上次回乡下正好修路,右后轮胎陷下去的时候磕块的,不过五大碍,只是上了塑料护板,皮外伤。

照片 (4)

 

这种负责任的态度给人的感觉很好。

另外关于保养的时间,奔驰严格遵守A,B,A,B,A,C,这样的周期,但是大众的周期就有些混乱,我要记录很多不同的东西在不同的时间更换的,而且到底是5000还是7500公里保养,有些东西是按照2年换的,他不是被封装得很好的一个包。当然啦,奔驰的价格那也是很吓人的。

《商战》,商场如战场

在所有的游戏中,我最喜欢即时战略游戏,大家都是从农民开始起家,要获取资源,要争取时间,然后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内战胜你的对手,而他和你有同样的机会。而现实的战争可能会更加残酷,很多情况都是不公平的,同时还有缺少情报等各种问题。而商业的竞争在很多层面上和战场是一样的。

我很喜欢军事战略,自然也很喜欢这本书所讨论的事情,并且他把处于不同商业地位的公司的战役归纳为四种:防御战,进攻战,侧翼站和游击战。这里没有绝对说第一名就一定是防御,第二名或者第三名就一定是进攻,这些不同的战略方式都是根据敌我的特点,所处的市场规模状态,所采取的形式。

这里尤其喜欢的是侧翼战,第一原则:在无人竞争的地区展开。第二原则:战术奇袭应该成为计划里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三部分:追击与进攻一样重要。这个似乎看起来有所谓的蓝海的感觉,但是真正的蓝海是很难找的,但是一定是被忽视的地方产生,在一个对手认为不大可能的地方出现。也肯定不是在那边等你的,需要自己想去发现。

此外也不要指望自己一定能够找到那个侧翼,在正面战场上找到对手的弱点猛打的进攻战也一样让人振奋。

《观念的水位》,民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世界上个各个国家是不同的,走近一看都是一样的人都是一样的,但是再走近一看又看到了很多的不同,可能认知都是这样的来回过程,发现不同和相同。但是我能确定一点的是,在民主观念的角度上,水位高低差距巨大。

上海的新闻很多也都是关于垃圾是否清理,违章建筑这样的小事情。但是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国家大事需要操心,而在我看来民主意识的基础就是要从对于这样的小事开始。

有些词汇在国内很难找到,比如说entrepreneur,再比如说commitment,还有一个词即使community,社区这个概念似乎和国外的有些不同,中国的社区更多的是居委会老大妈发环保袋这种,在国外的社区应该是不一样的吧,具体是什么我没有生活过没有发言权。

对于一个事情是对是错,应该这样做还是那样做,在自然科学的角度上,似乎总是能够找到一些基本的判断,但是在社会科学的角度上,就不是那么轻易地能够判断了。尤其中国要实现民主,先是有几千年的历史负担,接下来又有几十年的一党制的影响,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观念的水位》是一篇篇的文集,对于很多的社会热点问题,从不同的角度来剖析,国家希望的是对于一个问题定性,而民主希望的是对于一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最近放假这样的事情也开始拿出来征求民意,这也算是一种不错的进步吧,相信会越来越好的。

《定位》就是削尖概念植入大脑

我觉得这本书不仅是要做营销或者产品的要读,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读一下,原因是我认为任何一个人都需要考虑自己的定位,他不是为了传播本身,而是需要理解自己到底是谁,能够亮瞎别人双眼的东西是什么。

定位的本质是什么?

“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商品的差距越来越小,门槛被一个个地降低,一辆车,一个房,一个手机,一台电脑,那么多的选择,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选你?大量的同质化的广告充斥着各种媒体,如果今天你说这个强,明天你说那个强,那么就没有人记得你是谁,你有什么特点,要在人的大脑中植入一个概念,只能考虑它的压强。这个尖尖的核心就是定位。

定位背后的努力

宝马的驾驭,奔驰的乘坐,沃尔沃的安全,难道这些只是人的总结么?或者说只是广告说的么?在我看来他们是这么说的,更是那么做的,所以这不仅仅是营销一件事情,而是公司从上到下的整体的行动。

找到自己的定位不容易

你拥有怎样的定位?
你想有怎样的定位?
谁是你必须超越的?
你能坚持到底么?
你符合自己的定位么?
必须认真回答这么几个问题,而且必须理解文字,必须理解人,必须对变化持谨慎态度。

为什么清醒思考是那么难?-《清醒思考的艺术》

我们今天想要继续进步,面临的挑战可能正是百万年人类进化,甚至是几亿年物种进化中的基本规则。因为所有的进化规则都是为了“生存”,而人类进化出来的思考是为了寻找“真理”。

对于大脑有几种看法,一种是分层理论,就是爬行动物的生存,哺乳动物的感情,和智慧人类的思考。第二种说法是左右脑的说法,就是一种是理性,一种是感性。似乎都有把大脑切分的意思,但是大脑似乎不是简单的做一个切分或者分层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在很多地方还是边界不是那么清晰的。

我们为什么对于指数的感觉是很弱的?因为在大自然中通常只要做加减法,也有少量的乘法,但是指数的运用是很少的。为什么在看到一堆人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会很紧张,因为在原始社会中,一堆眼睛看着你的时候,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而判断通常就是战还是逃,无论是哪个,肾上腺素分泌都是个好选择,所以这样的指令的shotcut就产生了,这样的一个个的指令集会让我们天生具备生存的能力,可是它不能确保永远正确,相对于生存这个第一需求来说,那些需求都太小太小了。

我们想要清醒的思考,但是整个世界的根基,整体还是在一种感性之下,女人之喜欢装扮自己和家庭,男人之喜欢力量和冒险,这些基本的基因的需求还是在主导着基本的规律。在我看来,清醒思考的艺术是要首先认识到自己的思考不可能是纯粹理性的,自己的思考本身是需要被质疑和观察的,一个不准确的工具如何做出一个准确的系统呢?所以我认为清醒思考本身是一个悖论,但是思考是可以被观察和修正的。

功力深厚 – 拜读《大道至易》有感

说实话《大道至简》有点让人失望,虽然里面说了很多东西,但是有些提出问题而不解决问题的嫌疑,但是我觉得《大道至易》则不同,很多《大道至简》里面没有解决的问题,这里面我认为有答案,同时因为是周爱民在完全空下来的时候专心写的,明显对于很多问题的思考的深度更深,广度更广。

我和艾芙交流读下来的感觉,都觉得不错,同时觉得有些地方看不懂,只是不同的是他看不懂的是前面,我看不懂的是后面。原因其实很简单,前面部分更多的涉及到了团队项目人员的管理,而后面部分则是到了系统架构部分。这就是周爱民的难得之处,他是我见过的少有的可以兼顾架构设计和管理岗位都能够做得很好并且可以融会贯通的人。我是很喜欢和周爱民聊天,他总是能够从根本上看到问题并用一种架构某型来解释。所以这样的人加入了豌豆荚,并且一周工作6天还乐此不疲,我又不得不佩服豌豆荚了。

在豆瓣上看书评,看到这本书的评论并不高,这是我觉得可惜的事情,但是想来这本书肯定不是为了好评来写的,深度和时尚无法兼顾,对于这本书的阅读者不仅需要有一定的工作经验还要愿意沉下来思考,更重要的是还要跨界,跨的又是技术和管理的界。所以我都怀疑这本书他就是想写给自己看的,或者只是给人看一部分的?

与其说这是一篇读后感,不如说是在看能够从周爱民身上学习什么:

保持敏感

人为什么会不敏感了?原因是我们有已经形成的观念,而对于一个渴望支持,内心安静的人来说,其实是敏感的人。有自己思想的人,通常都是敏感的人。因为他们内心没有成见,就不会一叶障目,不会看不到事情的本质,不会听不到别人内心的声音。他们可以以小见大,从一片空白之地,建立起自己的体系,而不是仅仅去引用别人的理论体系。让我有类似看法的人,还有一个,就是写《浪潮之巅》的吴军。和他们的谈话是很累的,因为脑细胞真的要死掉很多,和他们的谈话又都是受益匪浅的,因为能看到自己思维的狭小,可以打开很大的一片视野。

跨界

4月份的时候我问周爱民,你在豌豆荚做什么的架构师?他的回答是:系统架构,业务架构,可能还有组织架构。在我看来几乎没有几个架构师会把这三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放在一起吧。技术做久了应该都会有体会,很多的技术问题,真的不是技术架构能够解决的,他涉及到业务架构,而业务架构又必定是和组织架构有关系,能够从一个层面跳出来,再往上一层看,再往上一层看,这种跳跃的层次对人的要求是很高的,最难的就是自己是否愿意去跳去思考,这种思考和学习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的意愿。

尝试去审视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一些特点,首先执着度还是比较深,会有很多的深入的观点和原则,这些东西是比较难产生一种敏感的。在跨界的层面上,创造力不是我的优势,对新知识的渴望和快速学习的能力也不是很够。而我的最大优势可能是在于一个是不断地总结和剖析自己,对于已知知识的不断修正和推翻。

我能贡献什么? –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周五参加了《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的培训,“我能贡献什么?”这个章节让人茅塞顿开,醍醐灌顶,回来之后马上拿起这本已经读过了几遍的《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重新读了一遍以后,深深地体会到“我能贡献什么?”是德鲁克管理思想的精髓。

什么是“贡献”?

李开复在他的《世界因你不同》里面说过:“一个世界有你,一个世界没有你,让两者的不同最大,这就是你一生的意义。” 德鲁克所说的贡献就是站在一个组织的角度上,在结果和成就上,你能产生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经常听到很多的抱怨:“我想做这个,可是不让我做。我想做那个,可是有这样那样的限制。你只要想清楚了,我就能做出来。你没相清楚,就别怪我做不出来。” 这样的同学工作中会怎样?为工作而工作,陷入工作之中而忽视了组织最终的成果,墨守成规,盲目自满,把效率当效果,自以为是,单打独斗,抱怨不公。那么这些行为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背后的逻辑是以“我的工作”为第一,而不是以“组织成果”为第一。自然有那么多人不配合我的工作了。

而如果一切的行动的出发点是“贡献”的时候,那么注意力就会集中在组织整体的目标上,结合自己的技能和思考,看到的是“机会”,“潜力”,可以发挥的空间。 思考“我能贡献什么?”代表着一种自由和责任。自由在于自己有选择,责任是在于对于整个组织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组织成果和个人成就可以达到一种平衡,个人价值才能得到体现。不要说组织不让你做什么,而是问自己能够贡献什么?

正确的人际关系

家人,朋友,同事这三者的人际关系有什么不同?不要急于回答,仔细地思考这中间的不同。为什么要说“正确”的人际关系,而不是说“和谐的人际关系”?在工作上的正确的人际关系是基于贡献的,有助于双方产生成果和成就的关系。为什么?现在我们大家都是知识工作者,知识工作者的成就取决于别人是否使用了他的输出。我们公司的成就取决于用户是否用我们的产品。产品经理依赖于技术人员的代码,技术人员的代码依赖于产品经理对于用户的判断。现在的组织中不存在所谓的最重要,所谓的最不重要,都是一荣俱荣,一毁俱毁的状态,想让自己一枝独秀的想法,不是正确的人际关系。

正确的人际关系背后有两个重要的规则:第一,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一个事情要办成,需要有各种不同能力的人,有的人点子多,有的人做得快,有的人不怕脏不怕累,优秀的管理者就是能够把平凡的人组织在一起,做出不平凡的事情。第二,你有责任让别人了解你。不要说别人看不懂你的战略,不要说别人不懂用户,不要说别人不了解你,不要说别人不配合你,让别人了解你战略,你的想法,这些都是你自己的责任。别人没有责任去了解你。“专家式的傲慢”在组织中是不受欢迎的。

如何思考“贡献”?

在德鲁克的理论中,管理者不仅仅是带人的人。一位知识工作者能够凭借其职位和知识,对该组织负有贡献的责任,因而能实质地影响该组织的经营能力及达成的成果,那么他就是一位管理者。从这个定义上来说,百姓网几乎所有人都应该算是管理者。一个管理者的组织绩效是什么?主要包括三个部分:第一是直接成果。第二是价值观。第三是培养人才。

公司应该晋升怎样的人?晋升应该给那些能把工作做得不一样的人。管理者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我能做出什么不同?

1)组织的现实需求是什么?
2)我如何利用我的优势,我的做事方式,我的价值观来满足我对组织的最大贡献?
3)我必须实现什么成果以创造不同?

经典之所以是经典,是因为他抓住了本质。你看待世界的方式变了,世界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