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的背后 – 读《邓小平时代》

700多页的一本书,被我从上海背到旧金山,又从旧金山背到纽约,又从纽约背回了上海。一个中国人在来往美国的飞机上读美国人写的中国人的历史,感觉相当合适。看完这本书之后,我感觉生活又美好了一些,少了一些对于共产党的批评,多了一些对于邓小平力挽狂澜的崇敬。1970年到1990年,中国发生的大事及其背后的原因,我认为这本书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

为什么是邓小平?

在我看来是有三方面的因素,首先邓小平的性格是策划者的性格,能够看到本质,并且适合做变革,如果按照MBTI的性格来看的话,应该是INTJ类型,内向+直觉+思维+判断,INTJ通过实事求是的实用主义理念与行动来追求完美的结果。其次是坎坷的经历让他懂得了妥协的重要性,69年到73年的三年半,他被下放到江西的农村,在那里劳动,等于说是失去了一切,从一个巨大潜力的继任者,到一无所有的人,文革中有大量这样的人,但是在这种艰难面前挺下来懂得识时务的人,必然是更加强大。革命过去的资本为他积累了重要的人脉,最重要的比如就是军队,他原先在二野的很多部下可以帮他稳住军队,并且和周恩来,叶剑英等人的良好关系可以让他在危难时候不会被抛弃,在需要的时候会被想起。

邓小平是怎么做的?

想想看邓小平接手的中国是一个怎样的社会,“文革”带给中国的不仅仅是生产的停滞,技术的落后,军队的战斗力下降,还有人与人之间的裂痕,思想的偏执和不开放,有着无数的死锁在那边无法解开。面对这样的死锁,他更多的是跳出来看问题:

1. 用高目标统一方向,并严格卡住底线:目标就是到2000年的时候,GDP翻两番,如果从1980年计算的话,差不多每年都要接近8%的目标,这样一下子就把方向和目标统一了,就是发展经济。底线是什么?底线就是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样的底线就少了很多的争议,在这地面和天空之间,拥有巨大的自由空间。

2. 摸着石头过河,注重实效:改革开放不是一个计划过程,而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不如农村的联产承包制度,就是一个巨大的surprise,华国锋想用工业去支援农业,给每个生产队配拖拉机,配水泵,不如直接把生产关系一改,马上就有百分之十的产出增长,而这个是无法计划的,同时乡镇企业的活力也在80年代大大释放。经济特区的尝试本来是要引进高级技术的,但是后来变成了劳动密集型为主的生产,但是这也没有问题,而且是必经之路,总是先要有劳动密集型,再转向技术密集型。

3. 原则问题上的坚定且有理:一个事情是香港回归,看到了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的钢铁碰撞;第二件事情是敲一下越南,也是非常地坚决;第三件事情是六四事件,现在看来也是坚定而有力,防止国家出现问题。在很多关键问题上,邓小平的坚定和对于非关键问题上的随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4. 充分的授权:邓小平很少开会,他的时间大多数都是在看材料,以及思考。他把党的工作交给了胡耀邦,把政府的工作交给了赵紫阳,他总是在谈领导班子,他建立班子之后就会充分授权,而如果发现他们能力不足的时候,又果断地撤换。他说过如果他自己死的时候,还有任何职务的话,那是一种耻辱。所以在他手上,整个的中共权力交接也变得非常平滑。

对比毛泽东来说,邓小平给大家的感觉是距离感更近,他不需要大家的崇拜,他热衷于解决实际的问题,他能看到问题的本质,在不重要的问题上不纠结,在关键问题上非常强硬,在很多问题上充满了灵活。由衷感谢这位老人给中国带来的变化,期待着更加强大的领导人来把中国带到更好的未来。

颠覆世界观 – 《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

如果说在列一下影响我最大的十本书的话,我相信这本书一定是榜上有名,因为看完已经好几个星期了,但是每每想起这本书,心中还是在不停地激荡着。这种激荡来自量子力学这个20世纪最伟大的理论的颠覆性的思维,这是一个和我们自己所熟知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激荡来自于理论,但是要感谢作者曹天元,能够把这样高深的理论,用非常浅显的方式来讲述。我一直相信,一个真正的高手就是能够把复杂的事情说的简单。

那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短回复:
有人问:为什么文章写出来是为了恶给别人看的,可是写作的时候却很讨厌旁边有人看?
回答:因为有了观察者之后,无线可能的状态就坍缩了。

波函数坍缩,这是量子物理可能最无法让人理解的地方,为什么,我们不观察他,他就充满无限可能,而一旦我们去观察他了,他就变得确定了。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平行宇宙的说法,出现了人的意识的影响,出现了各种神奇的假说,而这对于传统的“科学”思想是一种巨大的冲击。薛定谔的猫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物理科学寻求的是自然规律的确定性,而最后变成了一个哲学问题了。但是反过来一想,科学也就是最近几百年的事情,而哲学已经几千年,经典物理在我们熟知的世界上的规律基本上为我们所熟知并可以检验,而缩小到原子大小的物理,和扩大到宇宙规模的物理,很多的事情变得无法用常识去理解,实验也变得更难了。

学大学物理的时候,基本上还是经典物理,只是引入了微积分以后很多的计算变得方便,所以老师说高等数学的作用有多大,在量子物理中矩阵的计算引入也变得很重要。数学因为不受物理世界的约束,所以他的可能性会比物理要更大,同时又是科学的重要工具。而哲学呢,他比数学还没有约束,可以更加开放,所以他会给科学带来重要的指引,如果放得再大一点看的话,科学说到底只能是个工具,不可以作为信仰,哲学可以。

在曹天元的描述下,量子物理的创立真的是一个大气磅礴的历史,这里面既有以波尔为首哥本哈根集团,他们坚持哥本哈根解释,不断地完善他们的理论,还有以爱因斯坦,薛定谔等人为首的攻击者,在这样的不断的论证中,让这个理论更加地完善。这样的攻防战,我对两派都是非常的喜欢,我希望哥本哈根派对于基本物理的颠覆性想法,同时也希望爱因斯坦能够找到一种一统天下的美丽的公式,物理学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漂亮的公式,虽然最终谁也无法说服对方,但是这个过程中,他们想出来的论证方法,真的是充满了智慧的火花,让人拍案叫绝。

除了对于量子物理本身,还有很多之外的收获,比如年轻和赋闲的作用。牛顿在23岁的那年,为了躲避瘟疫回家度假,那一年他完成了微积分,光分解实验分析,以及万有引力的开创性思考。26岁的爱因斯坦在瑞士伯尔尼专利局蜗居的时候,写出了狭义相对论和E=MC2。想想物理学的开创和发现,需要的是不墨守成规,需要创造性的思维,所以年轻是一个重要因素,另外一个因素就是要显得蛋疼。无独有偶,在看《邓小平时代》的时候,邓小平在江西下乡3年半,据说就是那三年半,为以后他付出后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人是需要间隔年的,看起来啥都没有做,但是认知是跳跃式的,而不是连续的,这一点又和量子物理的基本观点一致,能量是一份份的,是不连续的。

科学的核心是什么?是放之四海皆准的规律吗?是一种确定性吗?还是一种刨根问底的态度?我的理解核心是求知的态度,而规律只是一个副产品,如果没有东西探索了,科学也就失去了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