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peace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理性崇拜者,因为从进化的角度上来看,理性是最先进的。从爬行动物,到哺乳动物,再到人类,可能理性是人类和其他物种巨大的区别。可是进化留给我们很多的尾巴,比如说情绪这样的东西,他是一种妨碍,需要用理性来控制它。还有我们的身体也是不完美的,必定会需要通过技术来改进再改进,以至于产生不老的身体,所以人的思维是可以永存的,因为我们是理性的。这是我以前的想法,可是现在我的想法变了。

进化是叠加式的

对于一件事情的看法,我通常用理性来分析,比如我今年要跑完1000公里,所以我接下来每天都要跑步,因为我时间不够,所以我要早起,所有的道理都是合情合理,可是我的身体不答应,它说想睡觉。我的情绪不答应,我不是很想跑。为什么这些感受会都存在呢?他们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理性地完成很多事情呢?

从人的大脑的结构来看,它的最里面是脑干,用来控制的是基本的心跳和呼吸,往外是杏仁核,是一个主管情绪的部分,最外面是皱皱巴巴的大脑皮层。整个生物的进化都不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过程,当大脑的思考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时候,为了有更多的空间,除了要让脑袋变大,脑袋变大就不能在妈妈的肚子里面太久,不然出不来,所以出生后的孩子某种程度上他还只是个胚胎,他的大脑还没有发育完整。我们会看到很多进化过程中遗留的痕迹,比如最小的胚胎与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的相似性,没有去掉的盲肠,智齿,尾骨等等。

脑干如同一个后台控制器一样控制着我们的心跳和呼吸,杏仁核的情绪在今天仍然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我们生活的社会还是一个情绪化的社会,不是一个完全理性的社会。忘了在哪里看到,通过切除大脑中的某些东西,可以让人的情感缺失,那也是一种悲惨的事情。情绪本身没有对错,有好的情绪和坏的情绪,但是完全没有就有问题,情绪的控制才是关键。可能情绪所需要的大脑处理能力还要比智力需要的更多,因为现在人更多开发利用的是逻辑思维的大脑,而感性思维的大脑利用率还不是很高。因为三百年的科学进化产生的疾呼都是分而治之的专业化逻辑思维。

什么是人的操作系统?

如果把人的运行看作是一台电脑的话,身体是硬件,我们所具备的各种能力是各种应用程序,那么什么事我们的操作系统呢?如果克隆出一个爱因斯坦来,他拥有和原来的爱因斯坦一样的硬件,并且让他掌握所有爱因斯坦所需要的知识,那么他会成为爱因斯坦吗?总觉得还缺少一些什么东西。一个人之所以称为现在的这个人,是和他身体的硬件条件,自己的经历,还有外部所能够获得的资源有关系。所以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用同样的硬件打造出来的人,经过几十年以后也是不一样的。

我们现在学习东西主要是知识和能力,而且似乎总有学不完的知识和能力,就像是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我们会发现有些人特别适合装这个应用程序,而另外一些人则似乎运行的不是很顺畅。在运行某些应用程序的时候,人可能会出现崩溃的情况,他的操作系统崩溃了。而有些人运行某些应用程序以后能够把这个应用程序运行得出乎意料地好。

人的操作系统可能是人的心智,他知道自己的硬件是怎样的情况,情绪的特点是什么,有怎样的适配性,所以他知道自己擅长怎样的应用程序,不擅长怎样的应用程序。可是我们今天的教育似乎都是在教应用程序的部分,而几乎很少看到如何让操作系统本身变的更好。

找到自己的操作系统

我们所有的教育几乎都是让我们对外的,去获取外部的知识,可是我们却很少探究自己的内心。至少我对于自己的内心是很残酷的,不能这么想,不能那么做,这样不坚强,那样没毅力。其实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人的思维,情绪和身体是一体的,通常这三者往同一个方向使劲的时候,效果是惊人的,而大多数情况下,通常只有一个在朝我们期待的方向走,其他的两个在做着抗议却被忽视掉了。

我们所为的那个自己,可能只是那个叫做“我”的思维,他没有代表自己的整体,真正的那个“我”需要停下来,照顾自己的情绪,照顾自己的身体感受来发现。我们无法高速自己不要做什么,例如不要想,不要哭,不要疼,这些有用么?痛苦的感受不应该被忽略,而应该被包容。当我们善待自己的情绪和身体感受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真正的那个“我”,也会善待他人。这个“我”就是我们所谓的“心”,而当思维,情绪和身体都一致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身心愉悦的感受。

道家中的“无为”是以“有为”的出发点,用“无为”的方式去“有为”。佛学中的“无我”,是以“有我”的出发点,用“无我”的方式去“有我”。当三者合一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是追求快乐,而是追求一种平和的心境,这是一个稳定的操作系统,即使应用程序再奔溃,外面再惊涛骇浪,都不能撼动这个操作系统。

Inner Peace.

关于“智能硬件”的思考

Qcon的智能硬件专题,我从头听到尾巴,让我对“职能硬件”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感受。这种感受第一次是接触电脑,第二次是上网,第三次是智能手机,这是第四次。又一次革命就在眼前了。

移动互联网只是终端革命的序曲

真正在不断变大的是网络,网络的变大已经不是用互联网人口数来衡量了,广度之后是深度。在这张网的两端有两个东西,一个叫做服务端,他在继续革命,他的革命叫云计算,叫大数据,就是让服务器端能够存储和计算的东西变的更多更多,让大家使用起来变的更加的方便方便。而另外一端叫做客户端,从普通的pc,到手机,然后是眼镜,汽车电脑,职能家具,以及其他我们用到的所有的东西,这就是万物皆终端。无论是服务端和客户端,它们的变广,变深,都会让互联网这张大网变得更大更强。

智能硬件的革命真正的价值不是在于让硬件变得可以思考,而是在于任何东西都被接入了互联网。任何广泛应用的技术都会经过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技术突破,基本的生产工艺突破,计算能力变得更强,价格变的便宜;然后是平台革命,让软件开发变得简单,让概念的实现变的容易;然后是行业革命,对于传统的生意产生影响,摧毁活着重建旧的价值体系,产生新的价值体系。所以一开始通常是卖硬件的最赚钱,然后是做平台的赚钱,最后则是真正的用户入口称为最大的赢家。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看到了诺基亚的倒下,苹果和Google的起来,我们看到了工具软件的繁荣,但是接下来还是那张基于人的互联网的网络的胜利。

整个的终端革命的方向就是万物皆联网,但是它们都围绕着一样东西,那就是人。所以任何能够让人和机器的距离缩短的技术革命都会是一次巨大的革命。搜索是什么?搜索就是能够让人的想法转换成键盘打字,你可以把自己想要的关键词打下来输入进去。但是这里面有个门槛就是键盘的输入时间,如果要让这个过程再简单一点,手机就可以做到一个按键,这让过程少了很多,可是这如同是从地址栏里面找网址输入一样,搜索在手机上还是不方便。我感觉下一步应该是语音,而且人还需要拿起和放下手机,双手没有被解放。所以眼镜和语音的意义会变得非常重要,有人说手机会在5年之后消失,可能没有那么久,但是这是完全可能的,想想眼镜就是人的眼睛的延伸,屏幕就在自己的眼镜之上,所有的控制通过语音,这些不是天方夜谭。物理哥说,再进一步就是人想什么就出来什么,那就是一种更快的输入方式了,我相信是会实现的。

第二产业的人将成为终端革命的推动者

那天富士康的某位高层人士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我们做硬件的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但是你们做软件的却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另外一场演讲的一句话也是我非常印象深刻的:“硬件就是软件工程师的噩梦。”传统产业中一个工程师的诞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而其实软件工程师的修炼可能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当然真正的高手也是需要非常多的练习的。但是这里面我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传统的硬件生产商处于一种紧迫感之中,它们在寻找机会去接近互联网,而同时互联网的人却有一种天生的自豪感,一种鄙视传统产业的感觉。这样的态度反差是我之前没有意识到的,但是是值得互联网人所警示的。当年我们开始做互联网的时候,我们的优势就是一无所有,而今天互联网人却背上了报复,而传统产业的人却开始学习互联网,既然我们学很快,凭什么认为别人就会很慢呢?

再想想看很多互联网人的想法,比如说车子的智能化,我记得逻辑思维曾经说道过自动驾驶,自动驾驶还不是最可怕的,车子联网并控制才是他们价值最大发挥的时候,那个时候司机已经不需要了,而人可以随时随地call到一辆车,今天的滴滴打车的人肉算法会被云计算所取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车子和时间会准确无误。如果那样,停车位也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自己拥有汽车也就没有意义了,甚至居住也变的意义不大了,因为每个地方的房子的价格可通过计算获得,这张网络太可怕了,而这些工作肯定是行业内的人和工程师一起完成的。诺基亚的故事经常用来证明传统的手机生产商的失败,但是谁能保证这样的故事会在其他行业里面重演呢?当雄狮已经觉醒的时候,事情就不一样了。

进化是在不同层面上立体进行的

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的技术也没有脱离大自然的规律。我们以前讲生物进化的时候,似乎就是按照单细胞到多细胞,软体动物到脊柱动物,鱼类到两栖动物,两栖到爬行动物,再到鸟类和哺乳类。似乎越往上就越高等,可能从个体的复杂度和出现的顺序上看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会发现,每一类的动物本身也是在进化的。这是一张立体的网络,在多个层面上不断进化,比如病毒的进化速度因为他一代代的迭代太快,他的进化变异速度极快。所以他们一旦出现新的物种,可能会对上面所谓的高等动物出现毁灭性的打击。

技术革命就很像是这样的低等动物的釜底抽型式的革命。就一个3d打印产生的快速原型,就一个非常微小的控制芯片,就那么几个传感器,他们的组合会产生很多神奇的生物,这些生物体会让传统的很多看起来固若金汤的成型的高等生物体不堪一击。因为他们太快了,太多变了,太容易大规模复制了。他们的力量会比现在的手机更强大,而它们属于的还是互联网这张大网,就像生物属于自然界一样。

对于很多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人来说,这不一定是坏事。就像很多错过了互联网的软件从业人员,他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如鱼得水。哪怕错过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人,只要抓住智能硬件的这场革命,一样可以走在时代的前面。这一切只要态度对了,下面只是时间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