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良2014书单

一直有个习惯就是每读一本书就写个书评,这个习惯在2014年被打破了。因为发现不是每本书都需要总结的,很多书的发酵不是在当时,而是会发现回味无穷。有些书可能当时觉得很赞,可是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所以看完就马上就写下记录不一定是明智的。书不在于多,而在于精。书的意义也不仅在于知识,而在于思维,在于毁三观。这里列几本在2014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

1. 《正念禅修》- 在喧嚣的世界中获得安宁

去年去豌豆荚的时候,周爱民建议我做冥想。那个时候不知道冥想是个什么东西,就知道老王打坐很牛,可是打坐的时候想什么呢?现在我知道了,冥想不是冥思苦想,而是让自己什么都不想,真正地去放空。如果你想学习冥想,我强烈推荐这本书,它有配套的光盘,可以跟着光盘练习,只要坚持,我相信肯定能够学会。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要冥想,至少30分钟,时间允许的话1个小时,最喜欢在18楼北冰洋的风口上,或者找个学校的长凳上。让所有的想法在大脑中一点点释放出来,然后思维就开始变的清澈,当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世界是多么美好啊。

2. 《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

这是一本毁三观的书。量子物理把科学几百年来基于实验和观察的整个体系全部颠覆了,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世界。想想看《星际穿越》,想想看《三体》,这是一个人类无法理解的世界,但是它确实存在着,至今无法解释。这本书难能可贵的地方就是把一个看起来根本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介绍得清晰易懂,波澜壮阔。就像作者说的,只要你学过高中物理,就可以看懂这本书。量子物理的世界已经超过了我们对于物理的理解,已经进入到哲学的范畴了。其实也对,物理学以前被叫做自然哲学。

3. 《文明之光》 - 从技术角度来看历史

这是吴军的新作,现在一共出了三册,我看完了一册就觉得荡气回肠,无法停下。吴军继续把他《浪潮之巅》的那种编年体的写法,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切入进去,这是一般的历史学家所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他是从科学技术和经济角度来看的,这个跨界跨得相当让人惊叹,并且他对于历史的理解和认知绝对不属于任何一个历史学家。瓷器那一张是我经常用来举例子的,今天我们买iPhone,LV,奔驰,宝马,这些我们觉得特别好的国外商品的时候会想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卖出一个让国外的人羡慕不已的商品呢?其实这个商品早就出现了,而且一卖就卖了几百年,人家是用一船船的银子来换的,没错,那就是瓷器。这是别人无法模仿的一种技术,更是荟萃了全人类的智慧和审美。青花瓷为什么会那么受到欢迎,因为他结合了中国的技术和中东的审美,堪称中西合璧的精品。

4. 《重说中国近代史》-为中国近代史正名

我们在课本上学习的中国近代史是被扭曲的一段历史,是为了政治利益而被牺牲的一段历史。比如说起清政府就是腐败无能,说起袁世凯就是窃国大盗,这些标签化,脸谱化的方式是一种被强加的理解。我们看待一个历史事件,看待一个人,更多的要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社会环境下面去看。罗辑思维也多次提到了中国的近代史,因为史料比较多,所以也是众说纷纭,具体真相是什么,可能历史本身的真相已经无意义,更多的是看历史给我们今天能够带来什么吧。很多时候我们说一个人坏,很有可能不是他真的话,而是我们还不理解他的行事背后的思考而已。

5. 《邓小平时代》-跌跌撞撞的改革

我们都说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是看了这本书的人一定不会用“总设计师”这个词,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是一个设计的过程,他是一步步趟出来的。无论是经济特区的启动,还是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都是实验出来的结果,当然也有失败的结果,比如六四,让中国的政治制度改革推到了现在甚至更远。邓小平始终是一个务实的改革者,一边是发展才是硬道理,一边是稳定压倒一切。从现在往回看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而能够走出来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

6. 《失控》-生态思维

《失控》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它像是在你的心中种下了一个种子,然后慢慢滴发芽,然后慢慢长大,接下来你就有生态的思维了。为什么无论是计算机系统,还是组织,都要开始注重分布式,分布地决策?这是一种自然的生态思维。为什么不同的团队发展就是不均衡的,哪怕一开始均衡的,后来也会不均衡,这也是一种自然的生态,你会发现已经有的,你要给他更多,而没有的,你给他再多也会没有。所有的变革都在边缘发生,而不是在核心区域发生,任何一个中央控制的系统,必然会带来崩溃… 上帝留给人类两本书,一本书叫做《圣经》,另外一本书叫做《大自然》。

7. 《理性乐观派》-世界在越变越好吗?

这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看完以后会心情愉悦,对于很多悲观看法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环境污染,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等等各种威胁总是那么让人害怕,田园牧歌的生活似乎总是那么有吸引力。可是回顾一下整个的历史,就会有一个惊奇的发现,很多恐惧的东西根本没有发生,比如工业革命初期担心森林不够用,结果发现了煤矿,当煤矿觉得不够用的时候,忽然石油革命来了,在大家都在说石油不够用的时候,忽然石油暴跌,同时电动车也开始出来了,风能,太阳能,核能开始普及。当我们回味田园牧歌的生活的时候,可曾想过那个时候人的平均寿命是多少,有多少传染病,是否能够吃得饱,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娱乐,还是要不停地工作呢?我们今天的生活,如果和两个世纪前比起来,是那个时代的人后面跟着200个奴隶才能比得上。我们的工作时间在大大减少,我们的娱乐时间在大大增加,这些都是生产力提高的好处。今天发展带来的坏处相比好处来说,真的是微不足道,而且相信人类会变得更好。

8. 《信息简史》-万物皆比特

可能令香农没有想到的是,他那篇划时代的论文《通信的数学理论》在之后的几十年中引发了诸多领域的革新。心理学中的认知科学,生物学中的基因编码,社会学中的模因论,物理学中的量子计算,都和信息论有着密切的关系,更不用说语言学,传播学这类本就和信息相关的学科了。以至于20世纪的物理学大师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用一句「万物源自比特」概括了这一切:
  
  「换言之,任何事物(任何粒子、任何力场,甚至时空连续统本身),其功能、意义和存在本身都完全(即便在某些情境中是间接地)源自……比特。」
  
  在这样的世界观下,自然的量子化正是源于信息的量子化,比特是终极的不可分的粒子,而宇宙可能就是一台巨大的计算机,正在计算着自己的命运。信息正如潮水般涌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攫取着我们稀缺的注意力,在现代社会中,以信息为食的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会筛选整合信息。但香农告诉了我们如何计算信息量,却没有告诉我们如何理解信息的意义。要知道,在逻辑和数学的主线之外,思想,这一隐匿在信息背后的灵魂,才是我们用比特书写未来的最强利器。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意义的回归将会在信息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上书评摘自:http://book.douban.com/review/6654860/

9. 《枪炮、病菌与钢铁》-历史是一种必然

为什么人类的主要文明基本上都发展自欧亚大陆,非洲,美洲,澳洲为什么发展会慢?作者一直想要回答这些问题。后来发现的答案真的让人吃惊,居然是和地理环境有关系,欧亚大陆有足够多的动物可以被驯化,而可驯化不可驯化几乎都是随机的,所以一块巨大的大陆就会有优势。而在种植角度上来看,横向的大陆中轴线的欧亚大陆,在植物种植的传播上也有优势,而南北轴线的非洲和美洲则有巨大的困难。就像《瓷器》为什么会在中国出来,其实决定因素也是地理环境,有最好的高岭土,充足的燃料,以及掌握的高温技术,前两项几乎是很难复制的。而且农业和畜牧业在文明开始的时候非常重要,马匹和牛就意味着大的生产力,否则就要用人了。文明的发展天生收到地理环境的影响,这大概就是命吧。

打破思维的“框”

过去我是一个重承诺的人,我答应别人的事情是一定要完成的,所以我很少答应别人,而一旦答应了哪怕我自己觉得很不舒服也必须要做到,因为那是我自己建立的原则,我不想打破。直到有一天,我们家邻居家一起长大的玩伴结婚,他奶奶八十多岁,和我爸妈说,和我说了好几遍,一定要我回家参加他们家孙子的婚礼,实在是盛情难却,所以我答应下来了。虽然当天没有什么事情,可是我实在是不想去了,就没去了。我觉得不好意思,可是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后来我也就像没发生一样了。

这里面我发现一个事情,我自己的“重承诺”是我给自己的一个框。而对于邻居家,多次表示请你来喝喜酒也是一种必须做到的礼仪。而至于最后的结果,其实没有人在意。

这个事情本身是一件小事,但是却是一个小小的开关,让我思考很多事情。从小到大的过程中,其实是形成了自己的很多的框,现在当了父母就能理解,小时候爸妈教育我要努力,听话,不骗人,重承诺,勤俭节约等等,这些都是在那个环境中不得已的“框”,这样有助于他们的管理以及取得眼前的效果,但是随着人的长大,一些基本的行为规范反而会制约了人,行为上的制约不是问题,但是思维上的制约却是大问题,他们就像是背在身上的贝壳,需要有个“蜕壳”的过程。

可能在无数的地方,都在说要打破思维的框,可是怎么做却没有太多的有效经验,我在思考打破思维的框的时候,脑子里面一直蹦出来的“智慧”这个词,可能这个词被用烂掉了,但是我还是想跳进去好好地去想想怎样让自己的思维没有框,达到一种智慧的程度。我想办法提炼了三个关键词:多维,自然,决断。

多维

最近很火的《星际穿越》让人看到了五维空间的威力,在《三体》里面,通过降维打击,用一张纸片就把整个太阳系压入了二维世界中,让人唏嘘不已。回到思考中,怎样多维度地思考问题?我有一个印象深刻的例子:很多人会争论到底是PHP好?还是用JAVA好?通常提出这样问题的人,通常都是两个都没用得很好的,通常是从这头看那头,但是如果两个都用过并用得很好的话,就不会是谁好谁坏的问题,而是可以站在更高的角度上提出问题。真理是php有php的好,java有java的好,该用php的时候用php,该用java的时候用java,但是真理往往是句废话。很多问题的思考,从出发点就错了,就是问错问题了。在问哪个语言的背后的问题是考虑以后工作和发展的事情,他其实是对于自己未来的一种迷茫,想寻找一种捷径而已。这个时候讨论问题的维度就上升了。

我很喜欢读历史,最早的时候我是一种覆盖式的读法,读完近代史,就读古代史,读完中国史,就读欧洲史,美洲史。后来我发现我这是想把历史当成地理一样把所有的海拔坐标都标记出来。但是很快就做不下去了,为什么?因为历史是存在争议的,也就是历史永远没有真相。人的记忆模型是不可靠的,我们相信的记忆也是经过自己重组的,而不是真相。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其实不是客观的,而是主观的,每个人都是用自己的眼睛看着他认为客观的事情,然后写下来的。所以现在我更喜欢从不同的研究历史的人的角度去理解历史,或者从不同的人对于一个历史人物的角度来看。这样交叉的几个维度能够更全面地看待一个人或者一段历史,这里面能够收获的东西是真正有意义的东西,而具体它的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自私的基因》里面把人看成了一种躯壳,是基因用来传宗接代的一种工具,这种概念对于很多人来说无法接受。《失控》里面把人说成是机器的工具,是未来机器时代的一个过渡期,可能很多人也很难接受。但是到底谁是谁的工具,谁为谁用,这个问题只是一个主体与客体的转化的问题,在一个系统中,只要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互为工具。有人离开过去的公司以后就抱怨自己过去的公司的问题,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一下这个人之后的表现的话,你会发现他的思维逻辑中保留有原有公司他说的问题,因为他就在系统之中。有位同学说他的父母总是想控制他,实在受不了他的控制了,所以他要出来,但是回头他自己开公司了以后,你会发现他的控制欲一样强大,在他的认知体系之中,对抗暴力的方式就是暴力,其实是用一样的逻辑在行事,他还在这个系统之中,没有跳出那个维度。

自然

在我每天不喝饮料只喝白开水之后,我觉得所有的饭菜都很好吃;在我习惯了跑步时候缺氧的感受之后,我觉得正常呼吸是多么舒服;在我一天一个小时冥想让自己和自己独处关注自己身心感受的时候,我才越来越了解自己了。我们花很多时间去了解这个世界,去学习各种知识,去学习各种新的技能,不断挑战自己。但是我们真的了解自己吗?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最近见过两种医生,一个是牙医,一个是心理医生。他们和其他的医生都不大相同,其他的医生是把人的症状往某个地方靠,然后药到病除。可是这两种医生是不同的,牙医其实是很考验牙医能力的,每颗牙齿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反应也不同,治疗方案又有很多种,而且要跑好几次,还要根据根部的情况来做调整。心理医生就更是如此,他们需要从交流中观察分析总结,然后做出调整,他们给的药物也像是一种流量控制系统,是在调解人的一种平衡。

我到底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还是人云亦云的跟风?我能不能找到我内心那一丝丝的情绪上的变化?我能不能清晰地表达那种感受?我能不能坦然面对自己犯的错误,不自责,不羞愧,不忽略?我的边界在哪里?我什么东西是我不擅长的,是需要求助于他人的?我是在证明自己吗?证明有意义吗?我的自然是什么?可能永远都没有答案,但是我有没有像探究外部世界一样去好奇地探究自己的内部世界?

上帝留给人们两本书,一本书叫《圣经》,另外一本书就是自然。今天我们自身的很多问题,发展的很多问题,基本上都是在大自然中找到答案。对自然了解得更多,就越对自然有敬畏之心。如同人面对着波澜壮阔的大山大海,心中产生敬畏之心一样。宇宙万物运转的基本规律,也足以让人产生敬畏之心,与自然规律比起来,人类的每个个体真的是渺小再渺小。高山永远不会被征服,世界从来没有被改变,改变的只有我们自己。我之所以认为自己聪明,是因为我还很愚昧。

《枪炮、病菌与钢铁》里面试图回答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欧亚大陆的发展会比其他的大陆上更快,最后发现的原因真的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原因竟然主要因为是它的大陆的中轴线是横向的,这样所有的作物的交流和流通最方便,而同样的作物要从在美洲或者非洲传播的话,因为要跨过一个热带就变的几乎不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欧亚大陆足够大,可以驯养的动物足够多。就这些简单的道理造成了历史进程的不同,而这些东西是无论你多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的。

雷军说过只要站在合适的风口上,猪都会飞起来。我觉得他有这样的体会,最大的原因是曾经他有过相反的惨痛经历,就是巨大的飞机遇到逆风的情况。那就是当年WPS和微软Office死扛的故事,就算你再怎么厉害,游戏已经结束了。新的游戏在互联网上面,而你与这一波浪潮无缘。人最悲惨的事情就是在泰坦尼克号上占了头等舱。所以经过10年卧薪尝胆,移动互联网大潮他是打死都要抓住不放过的。

决断

拉哥说过:不要让人做机器擅长的事情,也不要让机器做人擅长的事情。我觉得人最擅长的是决断,你会发现,所有的“智能”的东西都不“智能”,“智能”机器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一个幻想,为什么呢?因为就算你的各种计算都对,可是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今天特别想做另外一件事情,这你如何能够做得到呢?人在追求不确定性,而机器在追求确定性,这是从本质上不同的两条路。所谓的大智若愚就是他跳出了现在普遍接受的思维,而去站在更高更远的维度去思考,所以对于普通人看来就好像特别愚蠢一样。

在面试的时候,我特别喜欢问一个人经历过的选择,为什么选择这所大学,为什么这个专业,为什么这个行业,为什么这个公司,为什么这个工作?从一个人的多个选择中,可以看到他的决断方式。如果大学的报考是父母安排,专业不是自己喜欢的,行业也是听说好,公司是大家都认为好的,工作本身是因为钱多,那么这位同学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决断,他只是这个社会普世价值“自动巡航”的结果。总有人抱怨学校不教东西,专业没有想象中的好,行业变化太快,公司没有战略,工作没有学习机会,可是没有人看到学校不教东西的时候就是自己学认为值得的东西的时候,专业不好可以换专业或者是自己学其他学校的专业课,行业变化快正好学习适应变化的能力,公司缺少战略可能是自己的机会或者有寻找更好公司的机会,工作上能够学到什么更是可以自己设计的。什么叫做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什么叫做积极的思考,就是人需要有决断,自己做选择。

《三体》里面,逻辑靠一人之力震慑三体人60年,他这个过程中不需要做任何的决定,但是他保留了做决定的权利,就是按下那个按钮的权利,正是因为他是一个有决断力的人,所以三体人不敢进行任何的攻击。可是就在他的继任者刚刚坐上他的位子的时候,整个格局就发生逆转,因为继任者是被选举出来的符合大众思维的“完美”的继任者。民主政府是一个符合民意的服务政府,而独裁政府是拥有决断力的独裁政府。这是两股力量。国家和社会会越来越多地符合大多数人的道德标准,而企业会越来越多地给有决断力的独裁者提供一个舞台。

决断之牛不在于快,大,难。而在于出奇:1)足够“愚蠢”的决定,当然不是为了愚蠢而愚蠢,而是能够跳出现有框架,尊重自然规律,对长期有力的决定,这种决定从某种角度上看起来是愚蠢的,就像苹果一开始做手机一样,觉得这个跨度也太大了,很有可能死掉。2)“不做决定”的决定,面临选择或者判断的时候,不一定要马上做决定,不做决定也是一种决定,当有些东西看不准的时候,不轻举妄动可能是最好的决定,尤其是面临某种生态环境的时候,可能“无为”就是“有为”。3)风向改变时候的“快速决断”,这是最难的,人难免陷入患得患失的处境,过去的怎么办,未来的风险怎么办,这个时候就需要把身家性命压上去,决断不得不说是有赌性的,我们不是为了确定而来,我们是要在不确定中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