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百姓网,再见,青春

今天是2015年5月15日,我在百姓网的最后一天,再过56天的7月11日,本来是我在百姓网工作正好十周年;再过5天的5月20日,是我的35周岁生日,青春岁月也算是过去了吧。十年的百姓网生活和我的青春,在这同一时刻画上了句号。我想在这个时候,多多少少应该写些感受,不然到时候回忆起来,被记忆重新组织起来的想法就不真实了。

感谢百姓网的每个人

我忘记谁说的,一个人28岁是个神奇的年龄,建硕开始做客齐集的时候是28岁,客齐集更名为百姓网的时候我28岁,一个人能够在自己28岁的时候,有一块值得自己奋斗的地方是幸运的。从25岁到35岁,能够有一群人一起奋斗,有笑声,有泪水,有庆祝,有吵架,这就是一种幸运。虽然我们还没有改变世界,但是我们改变了自己,我们隐约地听到了那边的钟声,只是还没有打开那扇门而已。青春不留遗憾的话,那下半辈子怎么活?我在心中感谢每个为百姓网流过泪流过汗的人。

一群人,一件事

和一群喜欢的人一起做一件喜欢的事情,这是人生最美妙的事情。我觉得这句话是对的,但是过于坚定追求,过于坚定了就被绑架了,这种绑架就是一定是这些人做这一件事情。其结果就是新来的人不觉得是一类人,而如果做另外一件事就是违背了初衷。当这两者的关系不是那么紧密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变得很自然了,站在做好事的角度上,可以换不同的人;站在一群人的角度上来看,可以做不同的事情。事情可以聚人,而人跟人之间是因为事情而走到一起,也因为事情而分开,同时就算不在一起做事了,只要原先一起做成过事情,那感情就是不同的。所有在百姓网用心做过事的人,相信都会对百姓拥有一份感情。这就是无论身在哪里,心都会向着百姓。

理想和生意

王阳明哲学中间的重要一条就是“知行合一”,我觉得用来解释情感和价值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再好不过了。知道而做不了,做了但是不知道,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知或者行,他们都只强调了一面。创业只谈生意成不了大事,创业只谈理想那也是成不了事。不存在没有理想的生意,也不存在没有生意的理想。最后成功的团队必然是两者兼备,并且做到合理的平衡。

用户和模式

我一直问自己一个问题,百姓走到今天这一步成功在哪里?失败在哪里?我觉得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成功,也不存在绝对的失败,成功中必然带着遗憾,失败中必然带着收获。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大致是这样的,最大的成功就是我们选对了分类信息这个未来的爆发点,在十年前大家都无法想象分类信息回来的样子,有人急功近利,有人嗤之以鼻,但是我们这帮人相信了,不管看到未来的相信,还是相信王建硕的间接的相信,但是毕竟我们相信了,坚持下来了,我觉得这是我们走到现在的关键因素。而至于失败在哪里?我觉得我们过于相信这个模式了,以至于很多时候不相信自己了。回顾过去的每一步,我会发现,凡事让自己活下来,活得更好的,都是更加适合现状的东西,都是为用户而改变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创造,而只有顺应用户的创造,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也是让人最快乐的东西。用户会告诉我们什么是正确的事情,而不是模式。

记得9周年的时候,我和人说过几次想要离开的想法,我觉得现在是时候离开了,第一我觉得我创造的价值有限了,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带来的改变是什么,价值是什么。第二就是我想明白了人和事的合一,理想和生意的合一。第三,人是需要追求自己价值最大化的,自己价值的最大化就是对别人价值的最大化,影响力的最大化。

最后希望百姓网越来越好,机会总是在不断地出现,就看我们是否能够把握住。

进藏,一车二人三故事四感悟

屏幕快照 2015-05-10 下午10.58.37

去西藏的念头由来已久,终于在35岁前完成了这个夙愿,12天时间,跨越了14个省,走了1万公里,在地图上画了一个矩形。关于这次旅行,还有一些前提的事情需要交代:
1. 这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准备太多的东西,我甚至连单反都忘记拿了,所以所有的拍照全部是用手机。
2. 因为时间匆忙,要跑多久心理也没底,所以尽量跑快,所以这是一次几乎全在路上的旅行,平均每天800公里可想而知。
3. 由于时间匆忙,也没有准备好车子,开的是一辆普瑞斯,也正是一辆普通的家用车,所以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以及完全不同的体验。
整个的旅途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不知如何说起,所以我想还是讲三个故事吧。

1. 青藏线磕破油底壳,修车修出高原反应

我永远会记住青藏线上的雁石坪,也永远会记住那生不如死的一夜。那一天我们早早滴从格尔木出发,希望是晚上能够赶到西藏的那曲,经过了前面的兴奋之后,很快我们就觉得这个道路有点不大对劲,首先是冰雪路面,我们亲眼看到前面的车子在冰雪上跳舞的景象,然后是越野车和大货车冲出路面的景象,庆幸的是我们的车子没有发生他们的惨剧,可是我们也没笑到最后。在过了五道梁之后,路面变成了搓衣板路,而且是那种一马平川,让你开到了100多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大坑一样滴掉到一块搓衣板路之上,几乎没办法有任何反应的那种。

好不容易走完了一段搓衣板路,以为可以停下里歇一下了,结果发生了让我们头脑一片空白的事情,车子下面漏出了一大滩的油,这明显是机油,没错,油底壳破了,被一块石头顶了一个洞。在这个海拔4500多米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怎么就把油底壳给磕破了呢?好在离开我们几百米的地方有一户人家,我们过去请那里的老大爷帮忙,可是他根本也修不了这个车子啊。不过他还是给了我们不少的帮助,第一他找到了一瓶过期了的机油,这个基本上是救命的机油啊。第二他提供了一些棉花,让我们把那个洞塞住,虽然还在漏,但是被用个加上肥皂堵上之后还是稍微好一些。本以为这样差不多了,结果倒进机油之后发现油底壳和发动机的接缝处因为装机也已经变得松开,我们又从货车那里借来了密封胶,也是先暂时做了处理。这个时候真的是要感谢青藏线上面的那些朋友们,真的是各种帮助和出主意啊,还有哥们想把自己的一桶机油分我们一半。真的是很温暖的,所以之后我们看到一辆宝马陷入了一个坑里面之后,我们也伸出援手去帮助他们,还真的帮他们脱困了。

IMG_20150430_165323

可是一切还是缓解的作用,我们背上半桶机油继续向前赶路,希望能够找个修理厂修好他。跑了90公里到达了沱沱河口,去找修理厂,设备简陋不说,还狮子大开口。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愿意帮助你的人,也有落进下石的人。我们继续赶路,等到到了雁石坪这个地方,下面的伤口已经彻底不行了,大坨大坨的又漏机油。这个时候勇哥找了个修理厂,借用他们地面上的坑还有工具,把油底壳卸下来,然后用AB胶把洞口堵上,然后再打上密封胶,把油底壳重新拧回去。你别看我现在说的轻松,那可是在海拔4700的地方,基本上拧个螺丝喘三下。

IMG_20150430_211827_HDR

就在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时间已经9点多了,而胶水还没有完全干,如果赶路,前面还有200多公里的山路,并且还有青藏线上最高的海拔5200的山在等我,而我这个时候也已经有了高原反应,头疼头晕喘粗气,走路基本走不动,吃饭有点想吐。我决定要留下来住一个晚上,要等到天亮才能出发,所以在吃饭的地方直接要了个床位住下了,海拔4700米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基本上那个晚上我们都是一夜没睡,房间里面的温度是零下十几度,三层被子丫的喘不过气来,心脏怦怦直跳,头晕呼吸困难。感觉就是跑完10公里的感受,持续的,不见好转。我当时就在想,我这是犯什么贱啊,跑这个地方来,不会就这么回不去了吧。我脑袋里面冒出来的一个词就叫做:生不如死。

IMG_20150430_220044

终于到了天亮的时候,差不多6点半,我们迫不及待滴起来,把老板吵醒,给我们充满了氧气,然后就出发了。当时从饭店到修车的地方就50米的路,我觉得好远好远,走十步歇一下的那种状态。我们加满了机油,好在老天保佑,一滴都不露出来,勇哥是个好手,事实证明,从那以后,整个的油底壳都没有漏过。可是他也着凉并有了严重的高反现象。这个时候只能我上了,我插上氧气管,吃了巧克力,红景天,西洋参,就往唐古拉山进发,好在一切都比较顺利,我们过了唐古拉山,当时到唐古拉山的时候,都没力气下去拍照就直接走了。幸运的是用个在吸氧和泰诺的双重作用下,居然高反在4个小时后消失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纠结于到底是什么产生的作用了,能够缓过来就好。中午我们就到了那曲,补充了氧气和食物以后,晚上我们就到了拉萨,这个时候高反就开始慢慢远离我们了。

IMG_20150501_084629

2. 三小时走14公里,通麦天险吓尿了

在拉萨的那天晚上,我和勇哥一起吃饭。这拉萨是来了,而且走了相对轻松的青藏线,接下来就是真的考验了,川藏线不好走,而且最不好走的就是通麦。种种迹象表明,通麦天险非常难走,不是越野车肯定会拖底,而我们的车子底盘又是带伤的,想在拉萨找配件修理一下,哪怕找个护板也好啊,结果啥都没有,无法维修,这就相当于是把伤口暴露在外面,这个风险是极高的,到底是走还是不走,怎么走。当时我们两个人越聊越郁闷,郁闷到不聊了,睡觉吧。醒来之后再说。第二天我们就决定了,事以至此,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走川藏线,大不了再中招。

在一路去通麦的路上,还在下雨,那里就算是不下雨,地面也是湿的,因为那里号称是全球第二大的泥石流群,好多人说通麦怎么还在修啊。是啊,总是在修,总是在塌方冲坏,这就是通麦。那三个小时真的是全神贯注的三个小时,通麦之险在于几点:1. 路本身真的很差,不仅是高低不平,而且还有泥浆,这样就很容易出现打滑。2. 道路狭窄,且一边是高山,一边是峡谷,很多地方只能一辆车通过,所以会经常遇到会车的情况,那个时候又会出现交通堵塞的问题,又需要有效的指挥协调工作。3. 路况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新的塌方和泥石流,还要小心上面的落实。所以我们说开车进藏几个小心的地方,一个是烂路要防治拖底,二是冰雪路面要防止打滑,三是峡谷路面要注意防止滑下去还有上面的落石。不仅考验车子的硬件条件,更考验的是驾驶者的素质。

当时最惊险的一段是我们和大货车会车,大货车在上面,我们在下面,它直直地对着我们,而我们前面的车子又觉得缝隙太小不敢往前,当时我自己也失控了,拉下窗户就对着前面的车破口大骂:走啊!你他妈的走啊!

IMG_20150503_141523

IMG_20150503_142534

IMG_20150503_142645

3. 不睡觉狂奔36小时出四川

IMG_20150504_160145

路上遇到一个四川的哥们,一个人开一辆polo,也是青进川出,相当猛,我们都叫他POLO哥。我们一起从八宿出发,晚上到了四川的巴塘。他有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就是晚上不睡觉继续赶路。我一向是反对晚上开车的,不过他也说了他的理由,就是晚上开车车少,而且会车的时候更加容易发现,另外更加专注于路面情况,没有景色等其他东西的干扰,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最主要的原因是勇哥是个夜猫子,晚上开车还不想睡觉的。那好吧,就这么干吧,不过我担心自己晚上在车上睡不着。

确实一开始自己是睡不着的,不过当实在困得不行的时候,还是会开始睡觉的。后来半夜被颠醒了,原来是到了高尓寺山,这一段正在修隧道,所以老路年久失修,足足三个小时的搓衣板路,我是被硬生生的颠醒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到达了康定,就是康定情歌的那个康定,这个时候勇哥就不行了,就换上我来开,我们开到了靠近石棉的地方,又换成勇哥,上了高速以后,又换成我,快到重庆的时候,又换成了勇哥。而等到我们到了重庆以后,才得到消息,POLO哥才在雅安,一个人实在是跑不了那么远,何况是熬夜开车。而我们两个找到了急行军的有效方式,两三个小时换班一次,有点像是大巴司机一样,而且我们还不用被强制2点到5点睡觉。

后来最后一天从福州到上海,我们也采用了类似的方式,就是两班倒不分昼夜地行军,只要是在车上睡得着的话,真的是两个人的方式是很高效的。不然,我们很难做到每天800多公里的行动速度。

写在最后

我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其实去西藏某种层面上和创业有些类似:

1. 不要说条件不成熟,往前走就行了。

很多人都说要去西藏,包括我自己,总觉得要么缺少越野车,要么缺少时间,要么缺少partner,哪里有什么都准备好的事情啊?走出去是最重要的,现在不都流行说走就走的旅行吗?没有必要准备那么多,也没有必要告诉很多人,先斩后奏,先做起来了再说。

IMG_20150502_164309

2. 困难总是无法预料,专注当下。

所有的困难总是在一起爆发的,不是一个个来的,当你车坏了就会有高反。当路很难走的时候,就会有吵架。当你犯困的时候,就会有落实。同样的,我相信好事来的时候也是一起来的,这些都是不均匀的。为什么进藏是一种修行,我的理解就是因为他专注在当下,没有时间想明天会遇到什么困难了,先把眼前的困难解决掉吧。

IMG_20150430_091947

3. 选对partner很重要,或者说团队很重要。

这次选择勇哥作为partner是选对了,他总有很多的办法,虽然没有修过车,但是动手能力很强,能够把车子搞定,并且开车技术很好,所有艰难的路段基本都是他开的。这次是我第一次进藏,但是肯定不是我最后一次进藏,我还会进去的。再次进藏,我的选择会是,首先要开普拉多,而不是普瑞斯了。因为那样可以在车子上面少些担心,就会玩得更好。另外我希望是有两三辆车,那样的话互相帮助,也可以玩更多好玩的东西,比如帐篷啊,烧烤啊,就会有更多的乐趣,选择也会更多,就不会一味地赶路了。

IMG_20150503_112653

4. 美丽与风险并存。

最美的地方往往在最危险的地方,西藏归来不看山,西藏的美景太多了,同样希望的危险系数也是很大的,不过我们可以尽量规避风险,去感受美丽,这才是人生。
IMG_20150502_144627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