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超越完美》专治完美主义

都是出自哈佛大学排名第一的“幸福课”,《幸福的方法》注重具体的方法,而《幸福超越完美》则注重根本原理,即幸福的敌人是完美。我觉得这是一下子打中了我的痛点了,本来我不觉得我有多么地完美主义,现在发现全中,并且是几乎彻底的完美主义者。说起完美主义的表现,就是三个:拒绝失败,拒绝痛苦,拒绝成功。

拒绝失败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我总是会做梦梦到要考试了,或者要赶飞机了,这些时间点总是会让我觉得紧张,因为我无法接受失败。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延误过一次飞机,一次火车,只延误过一次轮船,为此我闷闷不乐了很久,无法原谅自己。大学里面只挂过一次的课,可是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一定不能挂科,因为那时太痛苦的经历了。我累计各种各样的办法,小心翼翼,目标就是为了不要失败,尤其不要在阴沟里面翻船。对于一个我没有把握的事情,有些时候我宁可完全地放弃,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全有或全无”的思维,我选择一辆车要挑选半年以上,目的是为了开个七八年都不后悔。

失败是不可接受的,我所有失败过一次的经历,必然会成为经验而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掉第二次,我曾经以此为荣。可是当一条条的经验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们就称为了僵化的教条,如同编织的一张复杂的网络,把我束缚其中,我的思维也变得僵化了。我是一个缺陷搜索者,我可以不断地发现可能会导致失败的因素,同时我的内心又具有很强的防御性,防止着别人从我这里发现缺陷,因为我对自己已经足够地苛刻,苛刻到自己都有点受不了自己了,更何况在这个时候,别人再来进行指责。这就是一个生活在失败恐惧中的人的一种心态。

我也有过完全不去考虑结果的完全自由开放的状态,比如高考,高考前的考试状态很差,甚至语文是全班最后一名,这对于一个曾经全年级25名,目标是复旦交大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接受的事情,对于高考到底填写什么,我也有点懵了(我们当时是先填志愿,后考试的)。后来我就填了华东理工,我觉得自己如果正常发挥,基本上是一线学校里面的二线专业,或者是二线学校里面的一流专业,所以这个时候我比较适合二线学校的一流专业,因为这样即使我考不好,我也可以有其他专业可以选择。当我填写完了专业以后,我发现我变得无比轻松,我已经不惧失败,我知道最差也就那样了。反而这种情况下我就有好成绩。可是这种情况不是很多的样子。。。

只有接受失败,才能从失败中学习。

拒绝痛苦

关于痛苦这个事情,我发现我有两个潜意识的错误认知。第一个错误认知是情绪是低等动物的感受。因为人的大脑越往里面就越早起,最里面是爬行动物的思维,就是战还是逃,然后是哺乳动物的思维,各种情绪,快乐,悲伤,愤怒等等,而最外面则充满了理性的思考和对于未知的探索,我会认为后面的更高级,而且重要的是要从理性角度控制动物的本能反应。所以当我有情绪,有痛苦的时候,我是尽量压制自己的痛苦,不知道小时候大人是否是这么教的,哭的时候不许哭,说要忍住,尤其不能在人前哭,以至于现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都无法宣泄情绪。可是现在我发现情绪的东西越是被压制,他的反弹就会越强烈。虽然当时没有体现出来,可是它一定会累积起来,集中在某个时刻以另外一种形式爆发。

第二个错误认识就是我认为只要我足够强大,痛苦会越来越少,甚至没有。就像书中谈到的,有一个他的学生说,如果看到老师有不开心的时候,他就会去告诉他的同学说老师的幸福课是不靠谱的。对于痛苦越来越少的期待本身就是错误的,甚至痛苦可能越来越多。在我的本子上我画了几张图,横坐标是时间轴,纵坐标是快乐程度,第一张图是我理解的幸福,可是他几乎是不存在的,第三张图我认为是佛学所创造的东西,他是让人的需求降到最低,也不追求过渡的快乐,第四张图是一个痛苦的人的情况,而真正幸福的人可能是第二张图,他会有快乐,也会有痛苦,痛苦始终都会存在,无论有多么幸福。甚至我认为,随着人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的快乐和痛苦的振幅会越来越大,因为他面临的问题,影响到的人,能够造成的好的影响和坏的影响都会越来越大,所以如何在这样的上上下下的过山车中,不至于被痛苦所击垮是对人的巨大考验,我不知道办法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忽略自己的感受,拒绝痛苦。

IMG_20150716_215239

后来我开始学会去感受情绪,感受痛苦,因为很多种禅修方法都告诉我感受痛苦可是减少痛苦。可是对于痛苦的接纳本身并不能消除痛苦,真正的接纳不仅仅是接纳自己的痛苦,并且接纳即使接纳了自己的痛苦之后依然痛苦。这话有点绕,或者这么说消除痛苦本身的期待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痛苦本身就是人生体验的一部分,这大概就是佛学里面说到的无常和诸漏皆苦吧。和自己的情绪的战斗是一场无休无止且永远打不赢的对抗人性的战争,一旦进入这场战争就会无法自拔,痛苦不已。

只有完全接纳人性的自然法则,才能成长和更加富有,而无论喜欢或者不喜欢,痛苦永远是法则里的一部分。

拒绝成功

首先是贪婪。永远不够好!永远不够好!永远不够好!这就是我内心的声音。从2011年开始,我坚持每天做时间记录,只是偶尔的时候才不会纪录时间账本,因为我要把我的时间记录下来,我会记录我看了多少本书,看了多少部电影,跑了多少路,总是在前面的目标基础上建立新的目标。开车去西藏,也是抱着快速跑完这段路程,基本上是车上度过,已经少了很多的体验,西藏玩好之后又在考虑新疆或者内蒙的新的线路。包括工作中,总是还没享受成功,就去寻找新的挑战,技术负责人觉得没有挑战了,去干人事的活,人事的活觉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去做业务了。我总是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面获得更多的成功,所以还没有来得及享受成功,又要开始新的征程。永远挑战自己的局限性,永远制定一些自己无法达到的目标。

其次是忽略了拥有成本。房子,车子,家庭,事业,我获得的每一样的成功,都需要经营,当手里面的球越来越多的时候,经营所占据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大,就像战争中一旦战线拉的太长以后,补给会出问题,人手就不够用了,各种问题都会出现。这种时候如果不知道有所取舍的话,那就会出问题。

然后就是不正视自己,对自己有很高的期待,挑战超出自己能力的挑战。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能够改变和挑战的,比如和人性做斗争,和趋势去做斗争,和自己改变不了的事情去做斗争。最优主义赞同人性是有局限性的,相信我们的自然天性是不变的。完美主义者正好相反,相信人性不是固定的,是可以被无限改造。尝试去改变人,代价必然是惨痛的。

第四个就是低估了角色切换,数量掌握和运用新技能,以至于成为自己的肌肉记忆的一部分所需要的时间。因为我们右手拿筷子好,我们就期待更短的时间去学会左手用筷子,可是事实真的会很快吗?右手筷子用得好,不代表左手筷子拿得好,就算远离一致,要形成肌肉记忆,所需要的时间是一样多的,可是实际情况通畅不是这样的,一个技术人员要转型成产品经理,需要从知识结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上都发生变化,这就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且要经历一个低谷。这种预期没有的话,必然会栽跟头。

最后就是忘记了休息的重要性。本来,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失败,人体本身都有恢复的能力的,可能睡一觉,可能出去玩一圈,休息一周又能满血复活。可是持续地,满负荷地运转,不让自己休息。曾经我把休息定义为换一个不同的工作,工作累了就找人谈话,谈话谈累了就看邮件,邮件看累了就再想事情。这样累计了很久以后,浅度休息已经无效了,需要深度恢复了,到现在我休息了两三个月了,才能这样无情地剖析自己了。

总结

完美主义不是坏东西,他让我积极进取,催促我不断地学习和发展自己。可是凡事过犹不及,当这种拉力已经超过了弹簧本身所能承受的极限的时候,就需要放一下,同情一下自己,原谅一下自己,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好,够好就行。完美主义永远是身体里面的一部分,当一切趋于平静安宁之后,内心那个躁动的声音又会回来。。。。

《人类简史》不仅仅是历史

经典的还是流行的?

最近看的书挺多,但是写的书评却很少,是因为我越来越发现很多书写书评变得没有意义,甚至是说很多书读了也是没有意义。对于读书,一直有两种观点在我脑袋里面纠缠,一种是要读经典,经典经久不衰;另一种要读流行的,符合这个时代的有用的东西。以历史书来看,像《历史研究》,《全球通史》这样的书,而新式潮流的历史,就如同《文明之光》以及这本《人类简史》。《历史研究》是我基本无法读下去的一本书,有点像我现在读的《自私的基因》,包括《思考,快与慢》。首先他们的观点已经被广泛接受了,所以他们说出来显得不是那么富有创造力,可能当时很有创造力,就像是《国富论》,《乌合之众》这样的书,也是一样,这感觉像什么,就像是看IMDB前250名的片子,有一些很老很老的片子,他因为开创了一个时代,一种拍摄方式而成为经典,但是从今天的视角来看,这却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还有些简陋。经典是曾经的流行,流行是新的经典。

所以,可能书不能以经典或者流行来形容,而是应该以他的思想是否足够适合现代来考虑了,可能他成书于2000年前,但是对于现在依然有用,比如《老子》,可能他就是写在最近,却有不同的视角,更高的高度,比如这本《人类简史》,还有像《文明之光》,就应该被推崇。感谢多看,感谢豆瓣,可以让我在选择书的时候可以先阅读起来,从实际体验中告诉我什么书是适合我读的。书不在多,也不在于多经典,也不在于多流行,而在于读了是否有愉悦感,是否有所启发。

想象力 - 认知革命的开始

回到《人类简史》这本书,首先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想象力的重要性。这个观点最早是听吴军老师讲到的,可是当时他没有完整地展开来讲,而这本书讲明白了,我觉得很有道理。直立人基本上是在200多万年前就已经有了,而今天的智人只是那么多的直立人中的一种,是在20万年前开始出现,但是7万年前的时候其他直立人全部消失,包括从脑容量,体型等各方面都有所胜出的尼安德特人,究竟为什么智人能够在短短的几万年时间里面(相对于200万年来说)赢得这项进化的胜利呢?关键在于想象力,本来我也不是很相信想象力有啥神奇的东西。但是正是因为想象力,就可以创造出一种东西就是信仰,就可以让一群人相信一个虚幻的东西,相信未来。看起来很假是不是?但是在一个共同的想象之下,更大的协作就可以诞生了。妈呀,这个事情就太可怕了,本来尼安德特人的部落也就是几十人最多上百人的规模,可是现在智人可以联合几十个部落来进行协作,因为有共同的一个信仰在那里。正是因为想象力,我们有了信仰,有了宗教,信仰和宗教就可以团结更多的人,形成更大的协作体。

金钱是什么?金钱不是物质上的现实,而只是心里上的想象。金钱的价值是大家共同的想象,共同认同他未来的价值。文字是什么?自然本身是不存在文字的,这是一种把人的头脑中想象的虚幻的东西dump下来的一种东西。正是因为想象力,我们的世界就从物理,化学,生物的世界,进入了文化,社会,历史等人类创造的新的领域,而生物性在我们的生活中占的比重越来越小。所以,一切的开端是想象力。

农业革命 - 一场骗局

大约一万年前开始了农业革命,在这个之前,智人们的生活基本上是以采集为主。从个体来说,农业革命之前的采集生活是更加美妙而健康的,一个人的活动范围达到几百平方公里,每天几十种不同的植物或者动物,人均寿命也很长,也不用为找吃的太累,虽然有野兽出没,但是人的生活经验本身可以避免很多的问题。远古的采集者是有史以来具备多样技能和技能的人类。(这个观点,在《枪炮,钢铁和病毒》这本书上有同样观点。)而农业革命之后,人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在土地上,并且需要祈求上天风调雨顺,他们的活动范围也变的小了,食物也变得单一了,寿命也变短了。那么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变革呢?首先,这是因为利益的诱惑,如果能够不用跑太远就有食物,如果有更好的房子,如果更加稳定等等。其次,只要有人开始了这场游戏,他就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一旦一个部落开始了农业革命,他们就可以养活更多的人,他们的战斗力就会更强。这个时候其他部落只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就是一样进行这样的变革,另外一种选择就是被征服。这个残酷的过程就如同当时中国被西方列强逼着打开国门一样,要么拥抱工业文明进行变革,要么你就被瓜分。

所以,这是一个骗局,又是一条不归路。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追求着更好的生活,从好,希望更好,再好,同时这也是一个停不下的循环,因为只要你停下来,就是落后,落后就要挨打。但是,我们一个个个体在推动着人类社会整体的影响的提升,以及基因的大量复制。

科学革命 - 承认自己的无知

我相信今天99.99%的人不理解科学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就听到大家说这个是科学,那个是科学,似乎科学就代表着是好的。这一点,在《文明之光》中有对科学的完整篇章,我觉得讲的很透彻。首先,科学必须是承认自己的无知,然后通过观察和实验的方式得出一个结论,而这个结论本身是可以被证伪的,只要你做出来相反的实验,他是可以被推翻的。所以我们看到了经典物理的大厦被量子物理的实验所撼动,绝对的时间观念被相对论所撼动,一切我们坚信的东西,都有可能被摧毁,而被一个新的理论所碾压,而新的理论又敞开来被更新的所碾压,过去的理论没有死,他们作为基础,可以被不断滴累计起来。

科学对于人类的意义是什么?这也是这本书体到的一个观点,我也是觉得豁然开朗。在科学革命之前的世界,所有人相信的是世风日下,而科学革命的时代,大家相信的是未来会更好。why?因为在科学革命之前,大家都是相信先贤的全能,如果过去那么多的贤人都没有把很多问题想清楚,那么今天的我们怎么会想清楚呢?当所有人相信像过去的人学习的时候,那么只能是越学越差,所以对于未来是充满了悲观的。可是在科学时代,不断有新的发现,不断有新的理论,人类的知识和能力在越来越强,自然就会对未来有更加美好的期待了。

我想以这本书中最喜欢的一句话作为结尾:除了存在于人类共同的想象之外,这个宇宙根本没有神、没有国家、没有钱、没有人权、没有法律,也没有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