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个主题我很早以前就想写了,可是每次想要开始都不知道怎么开始。也不知道是父母老了,还是我们变得没有耐心了,又或者是世界已经变得太多了,和父母之间的世界观总是存在很多的不同。我尝试去理解父母的思维方式,可是就像罗胖说的,我们可以互相谅解,却无法互相理解。我相信每一代人都有属于那一代人自己的东西,这是他们区别于另一代人的东西,不是亲身经历过,是无法理解的,所以我只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尝试去总结一下他们的特点,同时去解释一下背后的原因,并且看看我们怎么对待这样的特质。

稀缺

50后几乎是和新中国同时诞生的一代,可是这一代却不是那么地幸福,他们在长身体的时候遇到了“自然灾害”,在需要教育的时候却“上山下乡”,好不容易盼到改革开放了,却发现60后比他们更年轻,更有知识。他们是经历过吃不饱的日子的,所以对于食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剩菜剩饭是不舍得丢掉的,这一点80后无法理解,新出生的10后更加无法理解了。但是我相信如果一个人体验过什么叫饥饿,以及亲眼看到人饿死的话,也许世界对他来说已经不同了。50后都是修修补补的专家,以及囤积物品的专家,从来不见他们扔掉东西,除非那个东西确确实实是不能修的坏掉的东西,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拥有是多么地重要,所以他们是享受有拥有的感觉,哪怕那个东西在贬值的,是无用的。做百姓网的时候,很大的一个感慨就是如何让人意识到二手的意义,“不用的东西该卖啦!”稀缺的另外一个表现就是喜欢排队买东西,经常会听岳母说今天买了一个东西很好,问为什么,她的答案是很多人排队都在买,他们有一个观念就是大家排队买的东西,肯定是好的东西,好东西肯定是稀缺的。

中国的前30年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而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现在进入的是一个物质极度丰富的时代,基于“稀缺”的基本前提的很多思路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了,比如囤积物品以备不时之需已经不合适了,按需购买,尽量少买,如果买多了买重了,就需要转让,让自己的生活空间尽量地简单。生活也需要变得更加健康,从原先的吃饱,吃好,到现在的吃健康,就是适量即可,但是品种要多样,食材要新鲜,不吃剩饭剩菜。

人情

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去喝喜酒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一个是吃吃喝喝,第二是有很多人很热闹,但是现在再看这些事情的时候发现,这是一种“人情债”,这已经给老一辈人背上了一笔巨大的负担,我父母说一年的收入中间可能要有四分之一是吃喜酒吃掉的。我在分析农村的这种本来看似良好的互帮互助是如何演变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的。改革开放前的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同时物质又不是那么发达,所以就需要有一种我把它称为“人情保险”的东西,一家人靠自己的力量办红白喜事办不起来,那就需要大家来帮忙,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比如盖房子就帮忙一起做)。等到别人有需求的时候,反过来我也要出钱出力。这是一种非常适应那个时代的一种保障制度。可是随着时代的推移,通货膨胀的上升,5年前你送我500的,现在要变成600或者800,而办喜事的人呢,考虑面子问题以及送礼的人的期待,我也不能越办越差,所以成本也在上升,所以这是一种债务不断膨胀的系统。但是这种保险模式,在80后身上会逐渐变小,首先50后的兄弟姐妹比较多,自然各种亲戚较多。其次是近邻少了,农村里面办喜事那是几乎一个村都要来,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在城市,对门是谁都不知道。最后就是大家对于仪式的期待也有下降,更多地会认为这是自己的事情,而不会认为是父母面子的事情。

对于50后的观察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他们对自己及其残忍,可是对于面子上的事情却认为非常重要,比如请客吃饭那是一定要吃剩下很多才行,不然就是没吃饱,照顾不周。可是如果是自己吃饭,就随便对付一下就好了,昨天剩下的冷菜冷饭草草了事。中国社会这30年的另外一个巨大变化就是从一个熟人社会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的社会,我们接下来更多地依赖于信息的力量,经济的力量,人情关系依然重要,但是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其实原来的熟人关系也是局部熟人关系,比如以前一个村里面要到上海来看病,对他们来说就一定要找个熟人才行,那是在一个信息不发达,交通不发达,基础服务不发达的社会唯一比较有效的方法。

统一

之前有一种说法,一群人各自点自己的那份吃饭,没有人会有一种担忧,那就是自己点的和别人一样,而中国人则会有另外一种担忧,那就是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现在我的父母,岳父岳母都已经退休了,但是他们遇到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做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就算是给他们钱让他们去消费,他们也不知道消费什么,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看看周围的同年龄的人在做什么,新中国的这一代人,是被教育成了“整齐划一”的,大家的行动空前一致,买房一起买,买车一起买,我记得我们家的冰箱是和周围几家人家一样的,因为是一块找人买的。如果大家都做了一件事情,可是自己没有做,就觉得缺少了一些东西。想想新中国开始的30年,各种各样的运动,几乎都是打碎私有制,而让所有人的生活变得一摸一样,所以这一代人的自我被抹杀了。

行为上的一致性还是其次的,最主要的思想上追求统一才是要命的。所以在这代人身上体现出来的一种表现往往有两种极端,一种是服从,第二种是命令。在他们没有把握的地方,他们更愿意去跟随别人的想法,而在自己很有把握的地方,则希望去指挥别人行动,这就苦了我们这下一代人,因为个性是不重要的,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是不被鼓励的,但是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是需要被纠正的。在一个集体主义盛行的思想之下,多样性是不被允许的,控制与命令就是很自然的一种情况。

小结

写到这里回头看的时候,我发现我这哪里是在写50后啊,这是在写新中国建立后的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的差别,我们这两代人就像是生活在两个国家,一个是稀缺的,统一的,以人情关系为基础社会,而另外一个是丰裕的,多样的,以经济为基础的社会。所以,很多旧时代的思想,不管是50后的还是残留在我们身上的,在新的时代是需要重新被审视的。时代已经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