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插着氧气管,开着车在青藏高原上驰骋,这个时间点差不多通过海拔51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去年的今天应该设想了很多的可能性,但是我相信要是问当时的自己的话,在家呆一年这个事情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可是结果就是这一年我就是在家。读过一本书叫《迟到的间隔年》,当时我印象最深的作者的感受就是,他在去了泰国,缅甸,印度,巴基斯坦,最后从西藏回到家的时候,亲戚朋友们本以为他会非常兴奋地和他们谈很多自己的经历,可是最后却发现他却沉默寡言,平淡无奇。我想我大概能够理解一点他的感受了。

先说说这一年发生的事情,跑了一些地方,西藏开车猛跑类型,用14天走了一万公里,去丈量中国土地去了。往南去海南两次,往北到北京两次,往东去了日本,到后来就不想到外面走了。看书看了一百本,啃完15本的罗马人的故事,又啃了一些经济学的著作,也对医疗健康的书产生了兴趣,最后看完了春秋战国刷新了对中国历史的概念,现在越发对书开始挑剔,也不是猛看类型了,花在挑书上的时间比看书时间多。看了大概接近200部的电影,围绕着豆瓣的前250,imdb的前250来看,看到后来的结果就是国产电影看不下去,以至于要寻找一些小众的电影来看。离开了工作了十年的地方,一开始是一种轻松,接下来是不安,然后又是柳暗花明一不小心又财务自由了,然后又蠢蠢欲动,很想找个全新的事情马上开始,一开始想去投资,后来还是想去做技术管理,直到2016年开始决定半年不看任何机会,内心才平静下来。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时候,家里的老人又发现得了重病。想起周星驰的那句经典台词,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如果说2013年那一周的自驾领悟到的是“敬畏”这个词,2014年休息的三个月领悟到的是“快乐”这个词,那么这一年多给我触动最大的一个词应该就是“无常”。昨天打篮球的时候,正好说起防守这个事情,有人说我防了可是他还是进了,那是不是我防了也没用呢?后来我们说防守这个事情是你要尽到防守的职责,而至于他进不进的结果是很难控制的,可是没有防守就是不对的。人生的很多事情也是这种样子,我们做好每件事情,可是总有事情的结果无法让人满意,因为我们总是期望用“因果关系”来解释这个世界,昨天的逻辑思维的那集关于游戏的很不错,其实人就是活在自己的那个因果系统之中,对于任何事情总想去寻找一种解释,以至于把自己拴起来了,成为了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回过头来,我再思考关于自己下个阶段的方向是什么?我觉得我有些想多了,总是在寻找一个所谓的下一个十年是什么,自己发挥最大价值的是什么,自己能够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如果站在这种规划和确定,选择和平衡的角度上来看方向的话,选择就会变的非常的痛苦。回想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开始做互联网,为什么加入到了百姓网,其实过程是跌跌撞撞的,方向是模模糊糊的,但是在做事情的时候的心情是高低起伏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规划,只是现在回头看的时候好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很多的痛苦和岔路口都被忽略了而已。所以,接下来的方向选择我觉得也变的简单了,请让我先去体验,体验的过程中我就知道我喜欢还是不喜欢,顺着心的方向往下走。

另外一个给我感触很大的地方是关于家庭,似乎我原来的世界中家庭占我的思考的比例极小,我是尽量在侵占和家里人的时间,即便是在家的时候,我也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在书房看书,上网,思考。在我的潜意识里面,男儿志在四方,重要的事情是要把工作做好,把钱给赚回来,过上好日子,至于孩子老人等等事情,最好不要我花心思。我们怎样对待生活,生活就会怎样对待我们,缺乏关照的地方就会容易出问题,这次生活就给了我一个严重的警告,让我需要回过头来去看看家庭,看看老人,看看小孩。不得不感慨一下,这是一个三夹板的时候,上有老,下有小。想想看自己的小时候,父母就是在这种处境之中,为我遮阳避雨,好让我长大和做自己的事情,现在就是我需要把这个事情做起来给下一代,然后同事还要回报父母,家庭这种社会的基础单元就是这样的一个运作机理,包括由此引申出来的亲戚们,也是在一种互相关照中共同前行,这是一个无限游戏,从出生到死亡一直需要一起玩下去的游戏,每个人都不能离开,只能去好好拥抱。

如果说一年前我觉得自己很牛逼,还想去干一番大事业的话,现在的我觉得自己很渺小,我能再做出什么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我觉得我会找到我喜欢的事情,并且做出我应该做出来的东西。如果说一年前我觉得自己是个好丈夫,好爸爸,好儿子的话,那么一年之后我觉得自己亏欠家里太多了,需要多花些时间在我最亲的人身上,让他们感受到帮助和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