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份真是繁忙的一个月,加上月头上身体不适太舒服,攒是攒了不少主题,就没有心力来写blog了,因为每篇blog都要消耗我很多的心力,基本上我的一篇blog要花掉我差不多十个小时的时间。我记得去年写过一篇关于公司互联网转型的文章: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三道坎,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跟更多的公司接触之后,发现有些更深的思考和体会,正好之前一个我们的客户想要听听更多的互联网思维,帮助我更深入地去理解过去的一些做法背后的根源,总结一些跟传统企业经营背道而驰的一些思考方式。

1. 错误犯多了,正确就出现了

如果你现在手上拥有现金,股票下跌了,你是应该开心还是伤心?如果你对于未来的道路是不确定的,如果能够排除一条错误的道路,你是应该开心还是不伤心?没错,就像是股市下跌带来机会一样的,对于错误的验证和发现,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是传统企业似乎总是在追求一种确定性,首先假定自己是对的,而不是尝试证明自己是错误的。互联网上成功的创业者,思维方式是相反的,虽然抱着美好的理想,却要直面惨烈的现实,不得不用排除的方式,把所有错误的道路都找出来排除掉,正确的道路就出现了。

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应该是怎样的态度和思考方式去面对错误?我的理解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循环:大胆假设 – 快速尝试 – 分析总结 – 再次假设。一旦形成这样的循环之后,接下来就是建立一种体系,用来进行可量化地犯错,大规模地犯错,低成本地犯错。A/B测试就是一种微观层面上的可量化的大规模犯错的方式,顶峰时候FACEBOOK据说在线上跑着3000个A/B测试,这样他们就能够比竞争对手更快更低成本地通过犯错来了解用户的行为。从决策层面上的快速发错就是MVP思维,把自己判断中间最核心最关键的那个点,首先进行验证,然后再进行投入,在主干道的选择上避免犯大错。

2. 接受阶段性成本的上升,追求长期性成本的降低

看朱啸虎有一次公开演讲的时候谈到创业公司不要胡乱烧钱,然后自己都笑了,大家肯定会说你投的所有的公司都是出了名的烧钱厉害的公司,你这里居然还说不要烧钱。他很委屈地说我投这些公司的时候都是不烧钱的啊,是因为他们的粘度很高才投的,正是因为有粘度,烧钱才变得有意义。另外一个角度上看,烧钱是市场的巨头们在完成市场垄断的后期动作,就像是人体的发烧一样,自己不是很舒服,但是身体里面的病菌更加不舒服,只是自己熬得过去,病菌们熬不过去,通过把别人挤死的方式让自己活下来。是特定阶段的特定目的行为,当一切稳定下来的时候,补贴红包都会消失的。

另外一个阶段性成本就是线下地推人员的使用,这个问题百姓网曾经犯过另外一个错误,那就是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地推的成本,或者说很多一开始崇尚轻的互联网公司都会本能地排斥人力密集型的工作。现在回头来看的话,我可能会对于这个问题更加清楚一些,首先第一个角度是从收益和成本来看,只要人和收益之间能够达到某种收支平衡甚至微亏,就可以适当扩大规模;第二是营收规模对于公司的重要性,空间换时间;第三是在达到一定规模量之后再通过技术和管理手段进行优化,重新回到一种低成本的方式。公司的轻和重在管理边界和能力扩大的时候,是可以互相转换的,饿了么的快递员可以是自己的也可以是外面的,关键是服务标准化和系统管控力。

广告,地推,这些问题都是阶段性的一些成本考虑,可以接受短期内的上升,因为是阶段性的。但是长期来看,必须追求成本的持续下降。互联网公司或者说高科技公司的吸引力应该还是要立足于边际成本的思维方式,也就是我们是否能够做到随着规模的扩大,多服务一个客户的成本是持续下降的。对于Google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他在系统容量之下,客户购买一个竞价排名位,对于Google来说只需要做一下状态标志,以及对应的报表数据记录,而这些成本几乎为零。而如果是一辆车的话,原材料生产制造流通环节都需要大量节省不了的成本,而且要命的是还需要人工介入,而人工成本永远是上升的,机器成本永远是下降的;人是极容易出错的,而机器是不会出错的;人不能24小时工作,而机器可以24小时工作。

股票投资里面特别吸引人的行业是医药和消费,这里面特别容易诞生大牛股,原因是他们通常有一个是垄断特点,有唯一性的产品,可口可乐,茅台,伟哥,他们几乎是一个品类的代名词,别人无法替代,其次他们都可以低成本复制,就是他的边际成本是极低的,而互联网时代还有一些更加奇特的效果。首先一个就是网络效应,越多的人用会带来更好的体验,以至于带来更多的人用,比如微信,因为朋友都在用,所以我不得不用。第二个特点是数据效应,就是越多的人用带来更好的产品体验,用户使用在改进产品,比如Bing的搜索技术本身据说已经跟Google差不多了,但是Google有数倍于Bing的用户在使用,他们的使用所带来对于使用体验的改进效果会推动他的体验更好,这样就会带来好的越来越好的效果。第三个特点就是摩尔定律所带来的成本持续降低,例如苹果每个月的iCloud存储费不变,可是存储价格可是在持续下降。

3. 越贵的人越划算

人力资源分两种,一种是创始人头脑的延伸,另一种是手脚的延伸。前一种叫做资源,后一种叫做成本。前一种是公司的运营,产品,技术,分析师,管理者以及招聘的HR们,后一种是销售,地推,快递等等。前面的人是Maker,就是创造者,创造者的特点就是你看他呆呆地坐在那里,到底他是在工作还是想今晚去吃啥,你是不知道的。后面一种是他在干活还是不在干活你一眼就看得出的。前一种是很难管理的,只能通过激励和激发,效果也是很难控制和衡量,而后面一种则是需要严格的管理手段来管理的。

前面一种人的个体之间的价值差别是巨大的,一个优秀的工程师的产能可能是一个普通工程师的十倍以上,而一个不合格的工程师的产出可能是负值,不仅不能创造价值,而且价值可能为负值,因为他一旦挖了个天坑,别人还要去填它。虽然他们的价值产出是十倍的差别,但是他们的回报却不一定能够达到十倍,至少在工资这个层面上是做不到的,如果普通工程师年薪二十万的话,给一个优秀工程师开一百万已经很吓人了。这里面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推论,那就是,用更贵的人是更划算的。当然,即便很多人想明白了这个事情,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甄别也是非常困难的,这需要一定的专业能力才能发现这样的十倍工程师,就是所谓的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如果有4个年薪25万的工程师,和一个100万年薪的工程师放着,选择那个100万的,只要确保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工程师,而不是个CTO,100万的价格只是买到一般的CTO。工程师的平均价是25万年薪,那么100万的年薪买的工程师就是优秀级别的;CTO的平均价是100万年薪,如果出100万只能买到平均价位的,而不是买优秀档的,这要搞清楚,就是要在那个工种里面选择最优秀的。

前几天在朋友圈里面贴了一句话,重复了三遍:技术招聘不能停!技术招聘不能停!技术招聘不能停!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如果能够把人当作创造者的角度来看的话,那么这个公司才是真正拥有人力资源部门的,否则这个部门叫做人力成本部门。通常互联网公司最难招聘的都是技术研发类的岗位,销售和服务类的岗位一般都会相对容易些,所以招聘思路也要发生改变,也就是技术招聘一年四季不能停,这张网必须随时撒着。一个普通工程师可能需要一个月才能招到,一个架构级别的工程师可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而如果是技术负责人的话可能半年都搞不定。所以技术人员的适当富裕,才能保证业务爆发的时候有人可用,否则拿钱都不能很快换来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