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小庭仔成长历程

台湾行最后一站 - 台北

IMG_5200

这是庭仔在高雄的高铁站吃冰激淋的照片,我们在垦丁呆了两天以后租车去高雄搭高铁到台北,2个小时就从高雄到了台北,再次感叹台湾不大。从高山到大海,再从大海到人文,最后的三天就是看人文了。

IMG_5254

出租车行驶在台北街头,给人的印象有两个,一个是房子很旧,不过我估计对于中国人来说的新的标准,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都达不到。第二个就是摩托车好多,而且摩托车和汽车是占用一样的车道的。上海都是有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三种划分,而在台湾好像只有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又或者… 全世界都是只有两种车道,而只有中国是特殊的。习惯于用自己的思维出发而事实往往是自己错了,如同一个笑话上说,丈夫开车出去,给老婆打电话说:奇怪,今天怎么车子都是逆行,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自己逆行了。所以,不是他们的房子太旧了,而是我们的房子太新了。不是他们的人有礼貌,而不是我们太没礼貌了。不是他们的东西价格便宜,而是我们的东西太贵了。

IMG_4576

观察一下台湾的车牌很有意思,有的是台湾省,有的是台北市的,有的是啥都没有的,我就问出租车司机是什么情况,原来这个和台湾自己搞的撤省有关,最早的中华民国因为要反攻大陆,而台湾还是被认为一个省,所以台湾省是一个单位,车子要挂在它的名下,后来就撤销了,而原先台湾省的车子牌照还是不动。不管政治上怎么考虑这些问题,不过对于台湾的这种务实的做法还是让人觉得感慨的。换不换牌子无所谓,而如果要更换,则可能又要有一堆的麻烦事情要做,这样就会浪费纳税人的钱。看台湾的新闻也很有意思,他们的新闻都是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空调对着人家吹,然后告上法庭。便利店里面吃完泡面又顺带捞了个茶叶蛋被抓交给警察。似乎这样的根本不值得报道的事件,在台湾的新闻中比比皆是。

IMG_5261

台湾总统府,从门前路过拍的照片,然后我就被马上请走了,不许逗留,整个建筑还没嘉定区政府大。

IMG_0131

这是在夜市里庭仔小朋友在玩捞鱼,这么玩只需要台币5元钱,而且不限时间,在上海是20元还只能玩10分钟。我们真的担心老板没地方赚钱啊,等到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有小礼物送。

IMG_0117

在中正纪念馆,我还看到了这样的照片。60年前的那场战争,一个胜利,一个失败。一个占领大陆,一个退守台湾。大概也只有等到两代人过去了,大家才能够忘掉过去走向未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形势本身不重要,大家都是中华民族,怎么对大家都好的方法就怎么做。

话说要是台湾签证再方便点就更好了。

台湾行第一站 - 清境

IMG_4630

经过1个多小时短暂的飞行,我们就到了松山机场,上海到台北的直线距离是600多公里,而上海到北京的直线距离有1000多公里。台湾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小,松山机场几乎是在城市里面挖出来的一块平地,周围都是楼。台湾给我的第二印象就是友好,下了飞机换台币,买上网卡,解释得非常清楚,服务也很好,换下的sim卡还提供一个很小的袋子给我,免得不小心弄丢了,考虑得非常细致。确实在接下来的8天时间里面,我基本上没有看到一个发怒的台湾人,大家都是很友好的,即便是在表达不满情绪的时候也是很平和。

然后我们就上了租好的小巴,我问老婆,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说来惭愧,整个的旅行我只知道要去台湾,什么时候回来,其他的我一概不知,各种安排全都由老婆帮忙搞定了,这个感觉真是幸福。同时还有老婆的表妹他们家做的攻略真是太强大了。我开玩笑说,我这是正宗的跟团游啊。

7月初的台湾相当闷热,而且天气变化很快,路上一会下雨一会儿又天晴,到了南投县,我们就开始开进山路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南投县仁爱乡,它以前是另外一个名字,叫“雾社”,没错,就是赛德克巴莱那个片子里面赛德克族的故乡。这里有高山峡谷,我们沿着盘山公路一点点向上到,云变得越来越近成了雾,耳朵也开始有点坐飞机的感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四五点了,而我们看到的是一阵阵的雾,雾跑得很快,一会儿什么都看不见,一会儿又能看见远山的轮廓。

IMG_0050

本来还担心第二天的天气会不好,所以取消了合欢山看日出的安排,后来发现原来错了,第二天早上起来那个天气叫好啊,天气预报在这样的山地已经没有意义了,通常的天气就是早上蓝天白云,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就是各种薄雾还会有雷雨。可惜我们只在这里住了两天,我想下次如果再去的话,我一定会在清境这里再多住几天,安静而舒适。

IMG_4625

IMG_4829

IMG_4663

佘山半日游

上次爬佘山好象是初中的时候了,早上起来想想很久没带庭仔出去溜达了,我们就去爬山吧。基本上开过去半个多小时,然后爬山也是一溜烟二十分钟到顶了… 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偶尔有这么个视野是不错的,并且佘山现在还是免费,今天风很大,吹着也不错。

好久没拍照,发现庭仔又长大了,变样了

 

好奇心

庭仔对于他的车子上的安全扣非常着迷,基本上坐上去以后能够玩个一两个小时,他带着专注的表情在不断地尝试把安全扣扣上,可是怎样也不行,所以他就不断地尝试各种方法,不停地,不停地,任由时间的流逝。

好奇心的意义

学习是艰难的,从庭仔身上就可以看到:

  • 每当看着他用筷子或者调羹试着戳一个东西,却怎么也戳不准;
  • 每当看到他把插头往插座里面插,却怎么也对不准;
  • 每当看到他蹒跚学步尝试着去走上一个台阶,却反而让自己失去了重心;

今天我们看起来如履平地的事情,其实在学习的过程是相当地漫长的,但是他还是乐此不疲,而且通过一次次的不断的练习,他的能力是在不断提升的。

能够支撑着庭仔继续学下去,却不觉得痛苦的是什么?我觉得是好奇心,好奇心是内在学习的动力,让人能够快乐地去学习。

好奇心的消失

小孩子身上被赋予的好奇心给了小朋友迅速去学习和适应环境的能力,我的理解是这种好奇心还是埋藏在我们心里的,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这种好奇心被扼杀了:

1. 环境的压力

当孩子看到一个东西的时候,他可能会用嘴去吃,会用手去抓,用脚去踩,而我们大人们就会在旁边用另外一种视角来看,太脏了,弄坏了,弄脏了…

当踏上社会的人,因为要养家糊口,因为别人的眼光,因为客户的要求,因为各种原因,似乎所有的这些都应该是一个框框里面才对。这是好奇心的他杀。

2. 惯性思维

压力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形成了惯性思维。

当我学会了右手写字以后,我就认为我会写字了,那么会左手写字么?
当我已经知道了从家里到公司比较有效的道路了,还有必要尝试新的路么?
当我已经把windows用得很熟且已经能够完成大部分工作了,还有必要学习一下Mac么?

当惯性思维导致了好奇心的自杀。

找回好奇心

真的好奇的东西,是不会感觉痛苦的。
真的好奇的东西,是不会在意失败的。
真的好奇的东西,是不会在意付出多少的。
真的好奇的东西,是不会在意别人眼光的。

庭仔开始展现性格了

最近越发感觉庭仔的个性了,相信建硕说的那句“本来以为小朋友是一张白纸,其实他是有个性的,不是你想在上面写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对于小孩的培养就要以引导和影响的方式来做了。

这双脚交叉的老卵造型没人教他…

一盘生瓜玩了半个小时,而且是一定要用筷子去玩,看起来很专注

看这张就像是大小孩了

近期庭仔照

庭仔的变化其实每天都在发生,只是每天看到就没感觉,但是如果稍微往前推一点其实就会发现其实变化很大,或者像去美国,9天不见就会发现很大的不同,整理一些最近的照片贴出来。最大的变化是眼神,他的眼神中已经能够透露出思考和想法了,已经不是一脸的迷茫。

7月9日

6月2日

5月25日

5月10日

上海也有海滩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把上海当作一个海边城市,由于是长江带着滚滚泥沙在上海入海,所以这里的大海更多的已经不是大海了,而在上海的南端,钱塘江也是一样带着泥沙入海,只是水量不大,且杭州湾也大一些,所以没有那么地浑浊。

从市区驱车往南30分钟就可以到达奉贤碧海金沙海滩,人还是不多,水确实不算干净,但是下海泡泡还是可以的,庭仔小朋友也是相当开心,直接往海里冲了,这算是庭仔小朋友的第一次入海吧。

另外想到的:

中国特色一:旅游景点的收费真的是见缝插针,30/人的门票,150元的遮阳伞,桌子椅子的租金,10元/人的冲洗费,甚至还有2块/人的500米电动车运送费用,真的是中国特色的抢钱方式。并且什么皮划艇,水里自行车,滚来滚去的球,似乎是什么赚钱的方式都要有,一样都不能少。

中国特色二:大喇叭里面大声放音乐,显得很热闹,然后还要是不是地提醒大家照看好孩子,还要提醒大家注意救生员交接班的船,还要警告水上自行车不要进入游泳区,忙得不亦乐乎,让人想时刻注意它的存在,以及感受到他的控制力,希望所有的人都要在他的控制下,只是对比美国社会想到的。

 

人是需要离开故乡的

昨晚看了《天堂电影院》,真是一部触及心灵的片子,没有大段的煽情的东西,就是一个个简单的情节,一个个简单的故事,却更加让人印象深刻。虽然小镇的生活安逸而有趣,适合人长大,但是不适合在那里呆一辈子。

“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认为这就是全世界。”这是一句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弗雷多用各种方式让多多离开这个小镇,因为他知道他聪明,有才能,完全可以闯出一番天地,而他是对的,在外面多多确实能够闯出一番天地。

春节回家一起在酒桌上,我能够看到如同《天堂电影院》般各种有特色的人,因为从生出来到15岁上寄宿高中,18岁上大学之前,至少这些人是一直看到的,这些人其实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但是高中,大学,工作以后我看到了更多的东西,而且因为父母不在身边,能够帮我做的事情很少,所以我能够独立地去面对很多问题。

想想我爸爸也是十几岁就做学徒,到上海做很多工程,所以会比村里面土生土长的很多人更加有见识一些。

上海是个大城市,可是即便是上海这片土地,也有他的局限性,他毕竟不是世界,每次走出上海,走出国门,去看到外面的世界的时候,总会收获到更多的东西,至少知道了我看到的还不是世界,世界其实很大。

所以和老婆商量,我们觉得庭仔15岁必须上寄宿的高中,离开家,18岁要离开上海,去一个没有去过的城市,甚至是国家。因为独立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要给庭仔的名字里面加上一个“立”字,而加上“庭”字,其实是取自《说苑.立节》里面的“有禄于国,立义于庭”。